[红粉佳人](23)[作者:喵喵大人]-武侠情色 
首页  »  武侠情色  »  [红粉佳人](23)[作者:喵喵大人]
[红粉佳人](23)[作者:喵喵大人]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轮官网:www.hhlsq9.com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014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三节:深夜来袭夜已深。
 
  银白的月光铺洒大地,万物一片静谧祥和。
 
  此时此刻,却有一阵若隐若现的低低呻吟,断断续续地隐没在漆黑的夜色中。 
  蜀山别院。
 
  在蓬莱剑姬下榻的闺房中,大床上激战的二人,已到了最为激烈的时刻。 
  朱贺此时已反客为主,将秦雨甯压在身下。
 
  但见他胯下那根虽不算长,却颇为粗壮的大棒,正在秦雨甯湿漉漉的粉红嫩 穴中疾捣个不停。
 
  他每一次挺入,整个棒身都尽根直入,两颗黝黑丑陋的卵蛋,彷彿也要随着 那根短枪一併挤进去般。
 
  「啪啪啪啪!」
 
  「啧啧啧~」
 
  每一次撞击,除了肉体碰撞的清脆声外,还携带着一些水声,格外淫靡。 
  朱贺每一回从秦雨甯泥泞的花蕊中抽出,棒身均带着大片乳白色的发亮液体, 白色津液混合了秦雨甯的爱液与他射出精液,令得朱贺得以最快的进攻速度,对 身下这貌若天仙的尤物进行大肆征伐。
 
  朱贺喘着粗气,胸膛急促起伏,脸色涨得通红。
 
  此刻秦雨甯两条修长的美腿,被他分别架在肩膀上,他的身子往前倾着,这 个姿势令身下美人的香臀抬离香榻,也令他的阳根可以与秦雨甯作最为深入的结 合。
 
  秦雨甯俏脸一片通红,默默承受着身上男人的撞击,樱唇吞露着断断续续的 呻吟声。
 
  她已经被朱贺插得心荡神摇。
 
  而朱贺亦同样已是强弩之末。
 
  秦雨甯那对柔若无骨的小巧玉足,随着他的每一次用力撞击,在他脸颊两侧 无意识地晃动着。
 
  十根白皙的青葱玉趾上,红色的蔻丹醒目迷人,若有若无的足香阵阵鑽进朱 贺的鼻中,让他再也忍不住。
 
  当朱贺的嘴含上秦雨甯的几根玉趾时,他胯间的肉棒同时用力一顶,死死地 抵在秦雨甯的体内深处。
 
  接着浑身一阵颤抖,坚硬如铁的大棒马眼大张,炽热的阳精像喷涌的山洪般, 直往后者的蜜穴深处射去。
 
  秦雨甯的花蕊被他这么一浇,香汗淋漓的娇躯也不由自主地一震,紧接着蜜 屄一阵剧烈地收缩,将男人深藏在她体内的铁棒紧紧地吸住,蜜屄深处的爱液同 样如潮水般泌出。
 
  两人紧紧地相拥在一起,亲热地拥吻着。
 
  好半晌,朱贺才喘着粗气,瘫倒在秦雨甯酥软的香躯上。
 
  秦雨甯酥胸起伏地喘息着,待稍回过气后,才嗔怪地拍了朱贺的屁股一下, 道:「还不赶紧下来。」
 
  朱贺微微一笑,从她身上下来,「如何,夫人?」
 
  见男人这得意洋洋的样子,秦雨甯风情万种地横他一眼:「像头蛮牛似地, 本宫差点给你活活插死。」
 
  两人奋战到半夜,足足搏斗了四个回合。
 
  饶是以秦雨甯的修为,这刻也要宣告不支。
 
  她完全没有想到,朱贺起初也像上趟那样,没过多久便射,但随着两人在床 上进入下一回合,朱贺开始越战越勇,直把她插到快美得没法形容。
 
  朱贺的床事技巧实当得起她的称讚,秦雨甯不是没试过跟她前夫以及陆中铭, 一夜做上三四回,但却从未此过程中,享受到那么多次剧烈的高潮。
 
  相比于朱贺射了四次,她自己起码高潮了七八回,水都差点要流干了。 
  这才明白,朱贺年轻时流连花丛的风流名号,还真不是白叫的。
 
  看到秦雨甯这妩媚万千的样子,朱贺下腹的淫虫又是一阵骚动,眼看着又一 副蠢蠢欲动的模样,秦雨甯终于秀眉轻蹙。
 
  「今晚你连射了四回,精元损耗极巨,刻下不宜再行房。这两日你须休身养 性,待精力恢複些后,本宫才允许你再做这样的事。」
 
  见秦雨甯这么说,朱贺也就点点头,不再勉强。
 
  事实上,他此刻也觉得相当疲惫,毕竟上了年纪,已不能像年轻时那样,一 夜连御数女而不倒。
 
  看着玉体横陈的美人儿,朱贺歎了一口气,道:「唉,若今夜能与夫人同床 共枕,该是件多么美妙的事情。」
 
  「来日方长,总会有机会的。这儿毕竟是真人的地界,况且你也不想被人发 现你跟我的关係吧,一个陆中铭便有够你受的,要是秦松也知道了,必够你疲于 应付的。今晨跟你一道进餐,轩儿又闹了脾气,要是被他发现你在我这儿过夜, 说不定他会对你动手。穿上衣服赶紧走吧,老傢伙。」
 
  秦雨甯红唇一扬道。
 
  朱贺歎道:「唉,你不说我也知道的。」
 
  说罢,鬱闷地下床穿起衣服来。
 
  然而就在他穿好衣服离开前,竟是将抢在秦雨甯之前,把她那件月白色的绣 花抹胸,顺手纳进了怀里。
 
  「你藏起本宫的抹胸作什么?」
 
  秦雨甯愕然一愣。
 
  哪知朱贺不答反道:「夫人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秦雨甯顿时想起了什么,瞪起美目,「你该不会是又将本宫的贴身衣物,拿 给……你那侄儿吧?」
 
  见朱贺一副笑眯眯的模样,秦雨甯真想逮住他狠揍几顿,只见她凤目含煞, 道。
 
  「上趟你藏了本宫的东西,本宫没与你计较,没想到你得寸进尺,今趟又偷 拿本宫的抹胸,老傢伙,你……」
 
  可话未说完,朱贺已退至房门处,只见他装出一副哀声歎气的模样,道。 
  「自我兄长夫妇惨遭血骷髅的毒手后,我便只得高时这么一个亲侄子,自幼 视他如己出。诚如夫人所见,这小子生性木讷,什么事都放在心里,却唯独对夫 人的爱慕之意肯与我诉说。上趟我将夫人的贴身之物赠与那小子时,他脸上的喜 悦跟兴奋简直无以言表,令我老怀大慰。」
 
  接着,他理直气壮地道:「我既已尝了剑姬的美肉,总得给那小子一点甜头 作安慰。所以,哪怕此举会惹夫人生气,我也干了。」
 
  秦雨甯听得俏脸通红,又羞又恼。
 
  如此欠揍之事,偏是被他说得理直气壮,她狠狠瞪着他道:「若非你跑得快, 本宫定要狠狠揍你一顿,方能洩本宫心头之恨。」
 
  朱贺见她并不是真的生气,放下心来,哈哈一笑,「要怪,就怪夫人太过迷 人,以致那小子一直对夫人念念不忘。夫人可知,我给那小子介绍过的名门淑女 是一个接一个,那小子却对她们正眼都不瞧一眼,夫人当知你的魅力究竟有多大 了。」
 
  秦雨甯想起朱高时那高大魁梧的模样,俏脸飞起两朵红云,啐了一口,「本 宫才不需你的恭维,这完全是你自己有这般怪异的癖好,偏要把责任推在本宫头 上。现在本宫不想听你这些欠揍的话,立即给本宫滚。」
 
  朱贺哈哈一笑,这才飞快地熘了。
 
  「可恶的小老头!」
 
  秦雨甯见他跑得飞快,深怕她在后面追打,真个令她又好气又好笑,完全拿 他没办法。
 
  …………
 
  翌日,天刚濛濛亮,,林子轩来到母亲的房间。
 
  没有见到朱贺那老傢伙,让林子轩心中的不快稍减,但望见母亲比之平日更 加豔光四射,心知肚明是因为昨晚受到那老傢伙滋润的结果,不由得回想起昨夜, 朱贺欺压在他母亲身上用力操弄的情景,内心的无名火又燃烧起来。
 
  秦雨甯讶然望着他,道:「轩儿怎地这么早过来?」
 
  林子轩向她请安后,道出正事:「娘,孩儿想与环馨一道去双修阁,特来与 娘告别。」
 
  「什么时候去?」
 
  秦雨甯倒没有反对,随口问道。
 
  「一会儿就出发。」
 
  秦雨甯不疑有它,听了笑吟吟地说:「这么急着想去见你那未来岳母,好吧, 待今趟事了,娘也要亲自动身前往双修阁,跟这未来的亲家好好见一面了,轩儿 就替娘打打头阵吧,探探对方的虚实。」
 
  林子轩哑然失笑,这话听起来,倒证明他的猜测必是八九不离十,否则何用 探听对方虚实。
 
  「不过,婉儿接下来另有任务,她就不能陪你一块去了。」
 
  林子轩点头表示明白。
 
  对付司徒家,对其拥有相当珍贵情报的闻人婉,是怎都走不开身的。
 
  随后,吃过早点,林子轩便不再停留,与双修玄女一行人下山离开。
 
  蜀山地处中州,与双修阁仅有数天的路程,但对于林子轩而言,自得知可能 是他父亲的下落后,他是迫不及待,心急如焚,恨不得插上翅膀马上飞往双修阁。 
  随双修玄女而来的一行共有四十五人,个个都是一流好手,连负责照顾双修 玄女起居的侍女也不例外,除有两位武功高强的长老随行外,双修九美中也来了 四个。
 
  他们刻下都在山脚下的小镇子里,暗中负起监察之责。
 
  这是双修夫人的意思,显是双修阁遭阴阳宗这大敌袭击后,双修夫人为了保 障女儿的安危,花费了很大心力。
 
  林子轩与双修玄女刚下山门,两个气度不俗的青年便迎了过来。
 
  「参见玄女。」
 
  两人朝她恭敬一礼。
 
  双修玄女一颔首,清冷的声音越过面上的白纱:「通知楠长老,即刻启程返 回双修阁。」
 
  「是,玄女。」
 
  说毕,匆匆去了。
 
  没过多时,双修阁全部人马整装到齐,一南一北两位阁中长老,恭敬地来到 双修玄女身边,向她报告这些时日山脚下的动静。
 
  林子轩在一众人当中扫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轩辕霖赫然也在此次的队伍当中, 便找他过去单独说话。
 
  「少主……」
 
  轩辕霖对着林子轩,激动得说不出话来,连嘴皮子都在哆嗦了。
 
  林子轩深吸一口气,急不可奈地沉声问道:「阿霖,双修夫人请来的那位複 姓轩辕的高手,是不是我爹?」
 
  话音一落,轩辕霖已是泣不成声:「轩辕霖终于不负爷爷的心愿,找到我族 之皇主。」
 
  林子轩心中大震!他一对俊目同样红了起来,心中激盪不已,「好!我就知 道,我爹定从魔龙的魔爪下生还,果然如此。」
 
  接着,他拍了拍轩辕霖的肩膀,安慰道:「不要哭了,我爹既然没事,他定 会揪出覆灭我们轩辕一族的凶手,血债必须用鲜血来偿还!」
 
  轩辕霖用手袖擦了擦眼睛,重重点头,狠声道:「嗯!」
 
  林子轩待他心情平複些,这才问:「说起来,我爹目下坐镇双修阁该是机密 之事,双修夫人连玄女都没有透露,你是怎么知晓的?」
 
  「是皇主召见我的,他向我问了很多事情,主要是关于我们一族被覆灭的情 况。」
 
  轩辕霖如实答道。
 
  「那爹他怎么说?」
 
  轩辕霖摇头道:「皇主非常震怒,但什么都没说,只是要求我保守这个秘密, 不允许向任何人透露,最后皇主还问起我关于少主你的情况,我也都一一答了。」 
  「少主,我不明白。」
 
  林子轩脸色凝重起来,只见他沉声道:「爹不与你说,定是他知道凶手是谁, 我一定要亲口问问他。」
 
  两人在又聊了几句,说到轩辕霖那离阁出走的兄长,后者脸色一黯。
 
  林子轩只好安慰说:「放心,这事我不会袖手不理,除了双修阁外,我会发 动蓬莱宫的人手,帮忙搜寻你哥的下落。」
 
  「多谢少主。」
 
  「你是我爹的族人,那就是我的族人,谢什么!」
 
  林子轩拍拍他的肩膀,「走吧,该起程了。」
 
  回到大队中,双修玄女正在给下面的人吩咐事情。
 
  与对着林子轩时的温柔亲切不同,此刻的双修玄女完全是一副神圣不可侵犯 的圣洁模样,让林子轩大感新鲜。
 
  「情况如何?」
 
  代双修玄女回答的是一旁的楠长老,这位修为高深的双修阁北院长老,显是 非常清楚林子轩的身份,亲切地回答道:「我们非常小心谨慎,没有发现任何不 妥的地方。」
 
  她身旁来自南院的胡西堂长老「嘿」
 
  了一声,笑着道:「就算他阴阳宗再怎么自负,也绝不敢在清一真人的地头 上乱来,林公子可以放心。」
 
  「轩郎,一会你与环馨共乘一车。」
 
  双修玄女毫不避嫌地道。
 
  然而林子轩却是摇头道:「不,我必须为大家殿后。」
 
  双修玄女一愣,「为何,莫非……」
 
  「今趟环馨出行,带走了双修阁大批力量,我想阴阳宗的人不会错过这大好 时机。若我所料不差,对方大有可能会在我们归途的路中动手。」
 
  楠长老冷哼一声:「若如林公子所言,我们双修阁定要讨回上次的账!」 
  林子轩双目精芒暴闪,微微一笑,「上趟阴阳宗的人偷袭了你们,今次就以 牙还牙,由我们反过来偷袭他们了。」
 
  两位长老相互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的眼中看到震惊之色。
 
  林子轩这一刻展露出来的气势,与他的年龄极为不符,纵然身经百战的两位 长老,也自问没法达到这样的程度。
 
  距离上一次见到林子轩仅隔数个月,两人都没想到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前者 的气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林子轩却是朝她投去感激的目光。
 
  双修玄女在献出她的处子之身的同时,也献出了她珍贵无比的元阴。
 
  由于林子轩没有修习过双修心法,因此两人交合的过程中,双修玄女没有阳 气的中和,致孤阴不长,元阴一股脑被林子轩吸尽。
 
  也就是说,好处全让林子轩一个人独得,双修玄女非但没能获得益处,反而 功力下降了几分。
 
  这个过程并非不可逆转,但只要今后她与林子轩结为夫妇,她的双修心法就 将永无寸进。
 
  可以说,双修玄女为了他林子轩,彻底断送自己的前程,这牺牲非常大。 
  因此林子轩绝不会容忍任何人伤害她,对于阴阳宗,他没有一丝半点畏惧之 心,反而巴不得对方不来。
 
  对方一定会来的。
 
  而他身负的《修真神诀》,正是准备给对方送上的一记大礼,保证令他们终 生难忘。
 
                ◇◇◇
 
  鹰鼻老者伫立山头,看着茫茫夜色中,点缀着莹莹灯光的双修阁,脸上浮荡 起一抹淫亵的怪笑。
 
  「双修阁中美女如云,据闻那双修玄女单环馨更是长得国色天香,具有倾国 倾城之貌,不在名动大陆的蓬莱剑姬秦雨甯,与大才女司马瑾儿之下。可惜这朵 美丽的花儿要便宜老大跟老二了。」
 
  鹰鼻老者话音刚落,一把阴柔的声音传来。
 
  「三长老真乃惜花之人,不过没有双修玄女,不还有个双修夫人么?双修夫 人名动大陆已久,虽豔色稍比不上剑姬,但也是个风情万种的绝色大美人儿。待 本公子尝过双修夫人的头汤后,三长老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说话之人,是一个看上去二十八九岁的年青人,身穿蓝色锦袍,手执画扇似 翩翩公子。
 
  但其面色带着彷若酒色过度般的苍白,配合他那对狭长的双眼,给人一种如 毒蛇般阴冷的感觉。
 
  鹰鼻老者一双老眼顿时闪过炽热之色,一脸感激道:「那就谢过公子了。」 
  来此之前,他们主上下了命令,此番行动所有人必须严格配合阴阳宗,没有 阴阳公子的命令,绝不允许他们擅自与双修阁中的女性发生关係,连身为血骷髅 领导层的他也不能例外。
 
  鹰鼻老者自是知晓主上下达此命令的原因。
 
  皆因阴阳宗的功法专讲阴阳採补之道,对于阴阳宗门人来说,双修阁内的一 众娇花正是他们最佳的採补对象,可达事半功倍之效。
 
  若是被他们血骷髅的人先上了,阴阳宗门人续后,採补功效就会大大折扣。 
  所以今趟虽能对着大把美女,却都是可看不可碰,鹰鼻老者才会那般羡慕老 大跟老二。
 
  双修玄女由他们两人负责袭击,而尊者大人又因另有要务没有随行,他们二 人身为总指挥,那还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虽说因主上下了严令,二人绝不敢 真个跟双修玄女销魂,但落在他们手上,被二人大佔便宜是免不了的,那亦是常 人享受不到的豔福了。
 
  阴阳宗真是好命,得主上这般看重。
 
  如无意外,此次行动过后,阴阳宗的实力将更上一层楼了。
 
  「三长老何需言谢,对于本公子而言,再漂亮的女人也只是男人的附属物, 若非本公子需将双修夫人多年凝炼的元阴採补过来,便是让三长老喝了头汤又如 何。」
 
  一把沙哑难听的声音插入道:「除了双修夫人与双修玄女外,双修阁的双修 九美无一不是万里挑一的大美人。据我们的眼线彙报,双修玄女今趟出行,九美 只得其一随行,其馀全部都留在阁中。一会儿拿下这八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儿后, 何不让三长老任挑一个?」
 
  阴阳公子瞥了一眼开口提议的白无常,阴柔一笑:「好主意,一会就让三长 老任选一个,当作此次三长老出手助我阴阳宗的酬劳。」
 
  鹰鼻老者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如此,老夫便不客气啦,一会动手时,公子 请随意吩咐。」
 
  这时,阴阳公子座下黑白二鬼的黑无常如幽灵般出现在身后,道:「所有人 均已准备妥当,请公子下令。」
 
  阴阳公子一颔首,澹澹道:「女人一律生擒,男人杀!」
 
  随着他一声令下,两百四十名全身罩在黑色夜行衣下,由阴阳宗与血骷髅组 成的高手大队,向着双修阁蜂涌而上。
 
  鹰鼻老者脸上掠过迫不及待的神色:「今夜不但阴阳宗高手尽出,我血骷髅 四大影子刺客,一百二十死士,加上老夫,若是再拿不下双修阁,我任烈从今往 后名字倒过来写。」
 
  说毕,他纵身一跃,一个翻腾。
 
  阴阳公子与身旁的黑白二鬼也紧随其后,在场之中以他们四人的武功最高, 因此他们的目标是成名已久的双修夫人。
 
  而四大影子刺客加上阴阳宗一众高手,足够应付双修阁南北院一众长老。 
  一路畅通无阻,当阴阳公子等人破开双修阁的殿前大门时,原本灯火点点的 双修阁,蓦地亮起了无数火光,一众双修阁男男女女,从四面八方赶来。 
  「杀!」
 
  鹰鼻老者第一个反应过来,他暴喝一声:「竟敢设计我们!活得不耐烦了!」 
  一马当先,如虎入羊群般扑进猎物之中。
 
  只见鹰鼻老者一双干枯的大手此刻像块烧红的铁,轻轻一印,立即就有人应 声惨叫,气绝身亡。
 
  黑白二鬼如死鱼一般的脸也现出嘲弄之色。
 
  阴阳公子更是哑然笑道:「真是出乎本公子意料,原以为能给双修阁一个大 大的惊喜,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对方的严阵以待,有意思。」
 
  阴阳公子展开他的阴阳扇,只见他的身法如飞,手中阴阳扇轻轻一挥,命中 者立时连呼叫都来不及,便摀住喉咙倒地丧命。
 
  但见他游刃有馀的模样,一身修为竟是比起身为血骷髅三长老的鹰鼻老者任 烈,更胜一筹有馀。
 
  两百多个蒙面人,立时与一众双修阁子弟厮杀在一起。
 
  不多时,原本如仙境般静谧的双修阁,便火光冲天,杀喊声一片。
 
  双修阁上下除去一小部分不懂武功的僕婢躲到了后山,其馀所有人都跟敌人 战在一起。
 
  虽然在人数上以双修阁佔优,比起来犯的敌人要多出百来人,可对方全是刀 头舔血的亡命之徒,兼个个身手高强至极,是以甫一交手,双修阁这边立时陷入 了下风,短短一刻钟便有三十多人丧命。
 
  其中阴阳宗的黑白二鬼与血骷髅四大影子刺客,下手最是狠辣,若非阴阳公 子下令女的必须生擒,否则死伤者会更甚。
 
  「竟敢夜袭我双修阁,阴阳宗、血骷髅,纳命来!」
 
  阁中南北院的长老们,终于火速赶来支援,令众人压力大减。
 
  阴阳公子嘴角扬起嘲弄之色,「那么想死,就让本公子成全你们。」
 
  只见他轻轻一晃,便来到南院二长老郑鹏的身侧,身法之快,令一众长老耸 然而惊。
 
  「砰」劲气交击的声音响起,却是郑鹏的短刀一击挥空,差一点被阴阳公子 手中的阴阳扇划中。
 
  他也算是了得,竟在避无可避的情况下,硬生生止住身形,将短刀护在身前, 挡下了阴阳公子差点致命的一击。
 
  虽捡回了一条命,但二长老郑鹏却是连退七八步,吃了一记大亏。
 
  目睹整个过程的一众两院弟子们,均看得震骇不已。
 
  二长老郑鹏一身武功高深无比,在南院除了他们大长老外,甚至北院长老中 也挑不出几个能比得上他,那阴阳公子年纪轻轻,竟如此轻鬆地击退他,怎能不 让他们吃惊。
 
  而一众双修阁长老更是看得心中发寒,直冒冷气。
 
  外人并不知晓,二长老郑鹏近年来因双修心法屡有突破,他的双修对象也从 九美之一的红杏,换成了阁中修为最高深的双修夫人。
 
  两人同床共枕已有数年时间,夜夜能跟他们尊贵的夫人在床塌上交合双修, 二长老郑鹏的武功更是进展飞快。
 
  外人以为他的武功可以排进双修阁前五,实际上如今的二长老郑鹏,一身武 功比之他们大长老秦益要更胜一筹,在阁中仅次于双修夫人,甚至比双修玄女还 强几分。
 
  若非二长老反应迅快,刚才那一击不死非伤,饶是如此,这一招也让他大感 吃不消。
 
  由此推断,阴阳公子一身武功,恐怕还在他们夫人之上,按照大陆中的实力 划分,已到了武宗级别,且是武宗里头相当强横的那种。
 
  「三长老,烦请给本公子缠住这几个烦人的老傢伙,本公子要去夜会佳人了。」 
  阴阳公子手中一把阴阳扇,直杀得对面四个双修阁长老汗流狭背,目光仍有 闲情扫过战场。
 
  见黑白二鬼与另三个长老战在一起,四大影子刺客又与双修八美打得难分难 解,便朝杀得兴起的鹰鼻老者喊道。
 
  鹰鼻老者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笑声:「这样的好事,怎能少得了老夫,不若 咱们击退这几隻烦人的苍蝇,再携手夜会佳人如何?」
 
  阴阳公子阴柔邪笑道:「好主意。」
 
  话音刚落,两人便联手向对面四人施压。
 
  鹰鼻老者乃是血骷髅三大长老之一,手底下何其强硬,其自创的「血手功」 
  更是专破内家真气,任你内功再高深,一旦被他击中,在抗体真气被破的情 况下,保准连十招都走不过,就得命丧在他的「血手连击」
 
  下。
 
  对面四人当中,惟独二长老郑鹏与他实力相当,鹰鼻老者只需牵制住他一人, 剩下那三个实力逊于郑鹏一大截的南院长老,由阴阳公子一人便足以从容应付。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剩下的三人就在阴阳公子凌厉的攻势下节节败退,不 出几刻钟,必有一个要命丧在他锋利无匹的扇尖下。
 
  不过阴阳公子显然没有耐心跟这几个老傢伙耗下去,在将他们击退后,周围 立时有大批黑衣人将三人团团围住,阴阳公子这才手持扇子,从容地腾跃进进双 修阁深处。
 
  双修阁府邸宽广,换作其他不熟悉此地的人,晃进来定找不着北。
 
  但阴阳宗安插在其中的眼线早已绘製了一份详细的地图,就连双修夫人的香 闺在哪个地方,阴阳公子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二人穿屋过捨,朝着深处迅速进发。
 
  然而就在这时,两人突然同时停住了脚步。
 
  一身红色长裙的双修夫人单妍柔,赫然出现在前方一座小亭中,正冷冷地看 着二人。
 
  然而两人的目光在双修夫人脸上巡视了一遍后,竟不约而同地落在她身旁, 那个一身锦服,但却显得不修边幅的男人身上。
 
  双修阁中火光冲天,杀喊声一片,然而这男人却是悠闲自若地在坐在石桌前 自斟自饮,对震天的喊杀声充耳不闻,对来者不善的他们也视而不见,情景极为 诡异。
 
  反而是伴在他身旁的双修夫人,一双美目恨不得将二人千刀万剐,但却仍坐 在原处,没有任何表示。
 
  别说鹰鼻老者察觉出不对劲,就连一向自负的阴阳公子,也感觉到不妥当。 
  这时男人开口了,而他一开口,便让二人同时脸色大变。
 
  「阴阳公子李仁风,骷髅长老任烈,既然来了,那就别回去了。」
 
  鹰鼻老者脾气最为刚爆,闻言暴喝一声:「口出狂言,既是如此,那就由老 夫来领教几招!」
 
  这男人坐没坐形,与高手二字完全扯不上关係,因此他绝不信对方有什么能 耐。
 
  当下打定主意,定要以最为勐烈的攻势将其一举击杀,好对他身旁的双修夫 人以震慑。
 
  双掌刹那间通红一片,接着身影从原地消失,已是往小亭中狂扑而去。 
  男人终于抬起了头。
 
  阴阳公子忽然间想起了什么,一声大喝:「三长老,快退!」
 
  然而迟了,一股惊人到了极点的气势从男人身上爆发开来。
 
  「咯嚓」
 
  一声,他手中的酒杯被其轻轻一握,成了粉碎,下一刻,男人紧握的拳头勐 然一张。
 
  整个过程,在电光火石间发生。
 
  鹰鼻老者还来不及反应,眼前便出现一片银芒。
 
  「噗噗噗」鹰鼻老者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整个人倒飞而出,接着重重 砸在地上。
 
  阴阳公子的反应不可谓不快。
 
  就在他看见男人手上的动作时,便已知道不妙,一向自负不已的他,在猜到 男人身份后连半刻都不敢停留,连鹰鼻老者都没有招呼,就这么返身逃离。 
  下一刻,他就听到身后来自鹰鼻老者惊天的惨嘶,那更令阴阳公子一阵胆寒。 
  随手用一个酒杯的碎片,就把身为血骷髅三长老的任烈击成重伤,这手段简 直闻所未闻。
 
  他知道今夜的任务彻底失败了。
 
  落在那个男人手上,任烈必死无疑。
 
  阴阳公子不敢有半刻停留,他要以最快的速度逃离这里,并命所有人撤离。 
  这里没有任何人是那个男人的对手,即使是骷髅尊者对上他,怕也要饮恨收 场。
 
  惟有主上亲来,方能与那男人分庭抗礼。
 
  阴阳公子将身法施展到极致,以比来时更快上数分的速度,很快就回到了外 边混乱的战圈中。
 
  耳边风声鼓荡,阴阳公子刚欲吹起啸声,命所有人撤离,耳边忽然传来一把 男人的声音。
 
  「李公子脚程真快,我差点就追不上呢。」
 
  阴阳公子魂飞魄散。
 
  那男人竟后发先至,在前方几丈外的地方笑嘻嘻地看着他。
 
  无数念头在脑海中闪过,阴阳公子明白这么逃下去只有死路一条,惟有全力 相拼,尚有一线生机。
 
  当机立断,冷哼一声,展开阴阳扇,全力往这大敌迎去。
 
  「砰砰砰!」劲气交击的声音如爆竹一般传遍整个夜色。
 
  周围的喊杀声突然间静了下去。
 
  敌我双方均用难以置信的震骇目光,看着场内那如雄狮博兔般的男人。 
  「我杀了你!」
 
  阴阳公子状若疯魔,再不複之前的翩翩公子形象。
 
  两人只交手了十几个回合,他便受了严重的内伤,而他却连对方的衣脚都摸 不到,那颓然的感觉,令出道以来顺风顺水的他格外难受。
 
  勉力支撑到第三十九招时,阴阳公子终于抵挡不住,丹田被对方一举摧毁, 多年的苦修付诸流水,吐血倒地。
 
  这时南院大长老秦益与二长老郑鹏来到男人身旁,前者脸上的震撼仍没有退 去,后者除骇然以外,还多了一丝颓然。
 
  「轩辕先生,他……」
 
  秦益看着地上生死不知的阴阳公子,问道。
 
  男人澹澹道:「这个留活口,其馀人一概不留。」
 
  「是,轩辕先生。」
 
  秦益转身大喝道:「给我杀!」
 
  双修夫人的身影来到场中,她关切地道:「豪,你怎么样了?」
 
  男人微笑道:「休息两天便能複原,无需担忧。」
 
  双修夫人这才放下心来,目光充满担忧道:「明知你身上的伤仍未痊癒,还 要托你出手,妍柔心中真的很不安。」
 
  男人拍了拍她的手,哈哈一笑:「妍柔说的是哪里话。这段日子若没有你帮 我疗伤,恐怕我已经支撑不住,应该换我感谢你才对。」
 
  「你我之间,不要说个谢字。」
 
  对着男人,双修夫人罕见地露出柔情似水的模样。
 
  男人哑然道:「也对。」
 
  望向场中,见阴阳公子在短短几十个回合里倒地生死不知,一众蒙面刺客早 已心胆俱裂,无心恋战。
 
  反观双修阁这边,自男人出手后,士气大振,直杀得敌人节节败退。
 
  男人不由有些遗憾道:「可惜,骷髅尊者没有带头,否则今晚当可断去那人 一隻强力的臂膀。」
 
  他又望向地上被他废去修为的阴阳公子,澹澹一笑:「好在阴阳公子的嘴里 能逼问出不少有用的东西,不枉我费去一番力气活捉他。」
 
  双修夫人轻轻地投进男人怀里,柔声道:「这方面自有妍柔帮你处理,现在 最重要的事,是让妍柔为你回複今夜损耗的元气。」
 
  说罢,她冷然扔下一句「记住,今夜来犯者,一个活口也不准留」,挽着爱 郎先行离开。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刁民 金币 +1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