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在燃烧](01-02)作者:pan寒冰-家庭乱伦 
首页  »  家庭乱伦  »  [欲望在燃烧](01-02)作者:pan寒冰
[欲望在燃烧](01-02)作者:pan寒冰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轮官网:www.hhlsq02.com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7470
 

 第一章
 
  故事的开始要从80年代末说起,那时候我才5 岁,是个刚刚才踏入学前班的 一个小不点。
 
  对于那个年代而言,平民的生活还是相当清苦的,我们家里只有一台15寸的 黑白电视和一个老式冰箱,这应该算是我们家里最值钱的两样家用电器了,而且 冰箱还是在我父母结婚的时候,爷爷拿着自己多年来的积蓄给我们买的 .至于其 他电话,空调什么的想都不敢想。要知道,那个时候家庭里边装一部电话大约需 要2000元,我们家里根本就不可能装的起。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对于我们这些居住在小县城里的孩子来说,这种条件已 经算是相当不错的了,因为我的妈妈告诉过我,在80年代的时候,农村很多孩子 连电视都看不上,更夸张的有些家庭连电都没有,只能靠煤油灯或者蜡烛照明, 生活可想而知 .
 
  在那个时代,对于我们这些5 岁年龄的儿童而言,更多的纯真,无邪。因为 生活在那个时期的我们好多事情都没见过,所以我们能明白的也就不多,脑子里 没有什么杂七杂八的复杂思想。说的通俗点,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 
  我们不像现在的小孩子,在科技水平高速发展的今天和生活条件的提高下, 虽然年纪都还很小,但是个个都是人精,营养方面跟的上了,智商也要比我们那 个时候高出许多,在加上现在的网络信息传播的又这么迅速,通过这些种种因素, 现在的小孩要比我们那个时候知道的东西真的是太多了。
 
  那一年,我的爸爸29岁,老爸的名字叫于建成,他是家中的老大,下边还有 一个亲兄弟,就是我的二叔,叫于建功。
 
  老爸的身材稍微有点瘦,身高大约在1 米75,他的容貌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 大众化长相,具体我就不细说了。我的爸爸高中毕业,文化程度一般,如今在我 们家附近的一个汽修厂当文职,这一干就是好多年。老爸最大的特点就是喜欢穿 白衬衫黑裤子,留着一个3 ,7 开的偏分发型,把自己打扮的让外人看到的第一 眼就在心里感觉他是一个知识分子。
 
  我的妈妈27岁,名字叫陈梦婷,她可是一个大学生,师范毕业,而且还是语 文系的。毕业之后就调来了我们家附近的这所学校当教师,不久之后就在机缘巧 合之下在这附近结识了我的爸爸。
 
  要说起我的妈妈,她虽然称不上像仙女下凡那样美貌惊人,但是跟众多女性 比起来还算是很有姿色的,尤其是在我们生活的这个附近周围,我觉得没有一个 女的比她长的好看。
 
  就在妈妈卧室的梳妆台上,只有几样很简单的化妆用品,但是每次出门之前 她总是能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使她那原本就洁白光滑的肌肤和那张清丽秀美 的脸蛋显得更加的光彩照人。还有妈妈那双明亮的大眼睛,浓密的眉,高挺的鼻 梁,绝美的唇形,和挂在唇边的浅浅微笑,看上去给人一种柔柔的女人味。一笑 起来,嘴瓣儿就像恬静的弯月,说起话来,声音就像黄莺打蹄般悦耳。
 
  妈妈有着1 米70的傲人身高,生完我之后身材依然还能保持着就像她照片里 边、少女时候那样婀娜多姿的优美身材,唯独有一点发生了比较明显的变化,就 是胸前那对曾经哺育我成长的乳房要比她相片中大出了整整一圈。但在当时,我 并不觉得这有什么,我也不知道一对丰满挺拔的酥胸对于女人来说是何等的骄傲, 对于男人而言又具有着多么大的诱惑力。
 
  我是喝妈妈的奶水长大的,这是妈妈不止一次告诉过我的一句话,可是我已 经忘记了那里曾经流出的奶水到底是什么滋味了,每次看到妈妈胸前的那对大乳 房在我面前晃悠,我就有种想趴上去的冲动,我想尝尝那里究竟是一个什么味道 , 跟我现在平时喝的牛奶有什么不同。
 
  记得去年上托儿所还和妈妈在睡在一张床上的时候,有一次深夜,爸爸没有 在家。妈妈睡着的时候把搂的特别的紧,胸前的那对大乳房挤在我的脸上让我喘 不过气,难受的把我给弄醒了。醒了之后我看到妈妈睡的还是很熟,我就突然发 奇想,把她的衣服轻轻的掀了上去,将她的乳罩往下一拉,等看到那两粒饱满红 润的乳头露出来的时候,我就把头挪了过去趴在上边吸了起来,可是无论我怎么 努力使劲的去吸,里边也没有一点奶水流出来,最后还把妈妈给吵醒了。
 
  妈妈看到我正趴在她的乳房上卖力的吃着她的奶,一下推开了我,目不转睛 的望着我没有说话。
 
  我呆呆的看着她,尴尬的告诉她:「妈妈,我想喝你的奶。」
 
  看着我那张委屈的小脸,妈妈冲我笑了笑,不仅没有责怪我,反而伸手把自 己的乳罩脱了下来,把我搂在她的怀里让我尽情的吸允着她的奶头,虽然当时一 点奶水也吸不出来,可是不知为什么,那种感觉真的是舒服极了。
 
  我就这样一边含着妈妈的奶头,慢慢的睡了过去。
 
  能娶到这样一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女人,爸爸一直加倍呵护的爱着妈妈,生 怕她受到一点伤害,平时他也会主动把家里的很多家务揽过自己来做,在妈妈面 前表现的像个十足的好男人。
 
  我想,正是由于爸爸的这份实在本分才捕获了妈妈的那颗芳心。所以,爸爸 才能把妈妈这样的女人娶回来给自己当老婆,况且从我记事起,我好像从没看到 他们夫妻之间因为什么事情闹过矛盾。
 
  就因为妈妈和无论长相家庭都很一般的爸爸结为了夫妻,有些人经常在背地 里嚼舌根说我爸爸配不上妈妈,说他们两个是鲜花插在了牛粪上,有一次我从外 边回来,刚到楼下的门口就听到几个正在洗水池旁洗衣服的老娘们一边洗着衣服, 一边凑在一起说着爸爸妈妈的坏话。
 
 有个老娘们唠叨着说漂亮的女人都不安分;有个老娘们说没本事的男人驾驭 
  不住漂亮的媳妇,迟早会出事;还有个说爸爸一定是在床上把我妈妈弄舒服 了,所以妈妈才会这么死心塌地的跟着爸爸。
 
  他们说的这些我并不能完全理解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知道,从她们的嘲笑声 中还有像做贼一样凑在一起小声的嘀嘀咕,嘀嘀咕的模样中猜到,她们肯定是在 讲我父母的坏话,我听了之后非常生气,回到家中等妈妈晚上回来的时候就全部 告诉她。
 
  我在家中等了大约1 个小时,妈妈就从学校回来了,等我想起这件事准备告 诉她的时候,妈妈问我她们都讲些什么?可是时间已经过去有段时间了,我基本 上全忘记了,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支支吾吾的对妈妈说了一大堆我还能记起来的 一些话,在加上我自己所理解着的对妈妈胡乱的讲了一番,妈妈听得一头雾水, 搞不懂我在说些什么,她觉得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就没有太在意,反而是 安慰了我。
 
                第二章
 
  我所在的这个学校是一所民办的小学,名字叫XXXX子弟小学,包括的班级从 学前班一直到小学5 年级,每年级有3 个班。
 
  学校离我们现在所住的家是非常近的,直线距离相隔大约也就在200 米左右。 
  我们现在所住的房子也是属于学校的,一栋老式的筒子楼,才4 层高,我们 家住在三楼。在这栋楼里所住的有3 分之1 都是学校的校职工,不过这个房子也 不是白住的,因为每月学校方面都会从妈妈的工资中扣除几十元的房租和水电费。 
  其实我原来的家,也就是我爷爷奶奶所住的地方离我们家也很近,距离大约 有1 公里左右,步行的话也就在10几分钟就能到吧,但是爸爸妈妈结婚之后想过 他们的二人生活,所以就搬了出来住在了这里。
 
  就在我进入学前班的2 个月之后,爸爸工作的那个汽修厂就因为经营不善破 产倒闭了,失去了工作,爸爸那段时间显得很落魄,出去找了好几个工作都没有 成。我经常看到爸爸一个人在偷偷的吸烟,他不太敢当着妈妈的面抽烟,可能是 怕妈妈看到心里不高兴。不过妈妈并不是那样不通情理的人,她从来都没有歧视 和责怪爸爸,反而总是时常的安慰着他。
 
  为了让我们这个家庭生活的更好一些,爸爸不甘心就这样无所作为,于是他 在一个朋友的介绍下,打算过完年和他一起到南方的一家大公司去打工给我们赚 大钱。
 
  爸爸要出远门了,这对我们家来说是一件大事,那段时间,爷爷,奶奶,还 有二叔经常都会跑来我家和爸爸坐在一起闲聊,还有爸爸的那些老朋友,都会时 不时的跑来我家串门,或者把爸爸拉出去和他们一起喝酒。
 
  去大城市赚钱原本是好事,可是就在那段时间,妈妈显得好像很不开心,总 是一副愁云挂在脸上,而且还时常发愣,她似乎是舍不得让爸爸一个人出远门。 
  就在爸爸临走的前一天晚上,我还清楚的记得,或许是明天就要离开对方了, 那晚他们一直熬到很晚才睡觉。因为就在半夜1 点多我醒来出去小便的时候,隐 隐约约听到他们的卧室传出了一些声响,我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趴在他们卧室 的门上用耳朵偷偷的朝里边听着。
 
  妈妈好像很难受的样子,不停的从喉咙里发出「嗯,嗯!!………」的呻吟 声,呻吟声时长时短,时高时低,就好像有些什么东西把自己身体折磨的很痛苦 的样子。为什么会这样,是不是妈妈生病了,想到这儿,我的心里一下担心了起 来。
 
  不过,伴随着妈妈这种难受的哼哼声,我还听到爸爸也跟着发出粗重的喘气 和鼻鼾声,就像是在用尽全力的干着一件很费力气的体力活一样,累的自己上气 不接下气,那张质料原本就不怎么好的木板床也在随着爸爸不停的用力,一声又 一声有节奏的「吱扭,吱扭」在他们房间回响着。
 
  「建成,我好舒服,用手抱紧我,用力………嗯………用力………嗯……… 用力………」
 
  妈妈一边痛苦的在嘴中呻吟着,一边却自相矛盾的说着自己很舒服,并且还 要求爸爸再用点力。
 
  听着妈妈这些含糊不清的喃喃自语,把我顿时弄的一头雾水了,她想让爸爸 用力干什么呀,真是搞不懂,屋内此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是妈妈白天工 作的时候累坏身体了,现在正躺在床上让爸爸在给她按摩吗?
 
  一定是这样,没错的,我这么想着,因为我曾经看到过好多次,爸爸工作一 天累了,到了晚上的时候,他会趴在床上,妈妈坐在床边给他按摩,那时爸爸也 在嘴里说着好舒服,唯一一点不同的是,妈妈没有爸爸的力气大,不会这样把床 弄的「吱扭,吱扭」乱响。
 
  爸爸没有说话,继续像头老牛耕地一样发泄着自己的全部力气,没过一会儿, 妈妈夹杂着难受的低吟声再次冲他喊道:「建成,我,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再 快点,再快点,就差一点………」
 
  听完妈妈这次的请求,爸爸的动作好像又加快了许多,屋内的那张木板床被 他们剧烈的动作晃动的越来越响,短短还不到1 分钟,我就听到妈妈压低着声音 在屋内叫喊了起来:「啊啊啊………建成,好,好舒服……建成,我爱你,我一 辈子都要当你的女人。」断断续续的叫了几声之后,屋里顿时恢复了平静。 
  房间内安静了好一会儿,爸爸首先开口说起了话来:「梦婷,舒服了吗?」 
  「嗯,你今晚怎么会这么厉害,比起我们新婚夜那晚还要强。」妈妈用着抚 媚般的磁性声音回应着爸爸。
 
  「是吗,我现在还有力气,要不休息一会儿,咱们再继续弄一次。」
 
  「不要了,都已经连续2 次了,我已经很满足了,明天还要一早起床送你去 火车站,你别把身体累坏了。」
 
  「嗯!」
 
  「大成………你走了以后我想你了怎么办。」
 
  「梦婷,等我到了那边,我会经常给你写信的。」
 
  「你不在家,万一有人欺负我和孩子呢。」
 
  「谁要是敢欺负你,你就去家里找咱爹妈,或者找我二弟建功,你放心,他 们一定会替你娘俩出头的。」
 
  听着爸爸的这番话,妈妈就没有再继续说些什么,接着爸爸用肯定的语气再 次安慰着对她说:「梦婷,你放心,等我到了那边一定会赚很多的钱,到时候让 你和咱们家小欣过上比别人好上几倍的日子。」
 
  我坐在这里听着他们俩人的谈话,对我这个年龄的孩子来讲,感觉很是无聊, 爸爸只是在向妈妈一遍遍憧憬着我们的未来,可是一句也没提到挣了钱之后给我 买礼物,让我心里多少有些不快。
 
  不知道听了多久,我差点就闭上眼睛坐在这里睡了过去,还好听到妈妈要下 床把我从困意中带了回来,我吓的赶紧回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一早,二叔开着从街坊那借来的一辆机动三轮车,载着我和妈妈,爷 爷一起将爸爸送去的火车站。看着爸爸进站之后慢慢远去的身影,我一下哇哇的 大哭了起来,我突然舍不得爸爸离开我,我在心里总是觉得是爸爸不想要我和妈 妈了,所以才会去那么远的地方。当时妈妈也落泪了,不过事后她还安慰我说: 「小欣乖,以后没爸爸在身边了,妈妈也一样疼爱你,不会让别人欺负你 .」 
  说起被欺负,自然而然的让我联想到了我们学校的卫副校长。
 
  那个卫副校长,年龄大约有50岁上下的样子,一个满脸都是胡茬的老家伙。 
  他的个头很矮,估计只有1 米6 多点,而且人又长的很丑,身体胖的好像猪 八戒一样,尤其是他那一圈肚子,圆的就像一口大水缸,还有他那脑瓜上也谢了 顶,光溜溜就像摸了油一样锃亮,整个外形看起来又有点像我家里桌上放着的一 个不倒翁。
 
  从我记事起,他好像就已经是这里的副校长了,我想应该有7 ,8 年之久了 吧。
 
  从我来到这所学校上学前班开始,每当他在学校里边看到我,就总是爱捉弄 我,还老爱用很大的声音来吓唬我,有时候还把我吓哭过。就算是当着妈妈的面, 他也不会对我客气,总喜欢用那他肮脏的老手笑着来抓我的脸,他手上的皮肤又 糙又厚,就跟纱布一样,总是把我稚嫩的小脸弄的很疼。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总是要针对我,不去说别的孩子。以至于我每次看到他, 总会躲着走,生怕他看到我又要找我的麻烦。
 
  记得有一次,我和几个小伙伴爬学校的篮球架上玩,被他看到了,他过来冲 我大声一吼,把我吓的差点就从篮球架上摔下来,他还教训我说如果摔下来怎么 办,你这么小,怎么爬这玩意儿呢?他瞪着一双眼睛,怪怕人的,我当时差点就 哭了。回去我没敢告诉妈妈,可是妈妈竟然知道了,妈妈也这么教训我,还说卫 爷爷是为我好,我才不领情呢,心想,谁叫他对我那么的凶。
 
  他不光是喜欢找我的麻烦,他好像还特别喜欢黏着妈妈,从我来这里上学开 始我就发现,他总是喜欢缠着妈妈跟她说话,就好像和妈妈是两个很熟悉的老友 一样,而且有事没事就总喜欢往妈妈的办公室跑。
 
  教职工的办公室是一个二层小楼,和我们教学楼互成90度直角相邻在一起。 
  妈妈所在的办公室位于1 楼。我们班的教室也在1 楼,并且我的座位就在班 上靠窗边的位置,只要稍微一转头,就能清楚的看到妈妈的办公室。
 
  妈妈的办公室十分的宽敞,差不多和我们教室一样大,但是这么大的办公室 并不是只有她自己,里边有好几名老师同时在一起办公。
 
  有次放学,我就拿着书包跑到妈妈的办公室等着和她一起回家,其他老师都 不在了,只有妈妈自己还坐在那里拿着一叠作业本在批改作业。
 
  妈妈让我在这里等她一小会儿,我就趴在办公室墙边的长凳上看小人书。 
  过了没一会儿,卫校长进来了,他看到我也在屋里,就故意吵起嗓门大声的 叫起了我的名字:「于欣,今天是不是又没有用功听老师讲课,我可是听你们孟 老师说你上课的时候思想又开小车了。」
 
  听着他雷公般的吼叫,把我吓的心里一颤一颤的,我就假装没听到,悄悄的 望了他一眼之后,赶紧把头低了下来假装继续看书,不过此时我的心里还在哆嗦 着,祈求着他别过来找我的麻烦。
 
  「老卫,你干什么呢,怎么又吓唬我们家小欣。」
 
  「呵呵,没事,和孩子闹着玩玩,小欣这小家伙太可爱了,每次看到他都忍 不住想逗逗他。」卫校长呵呵的笑了几声,径直朝妈妈走了过去。
 
  「什么事?」妈妈看到卫校长一直走到了她的跟前,疑惑的问着他。
 
  接着,卫校长从掂着的挎包中拿过了几页表格递给了妈妈,然后继续对她说: 「李主任去省城出差了,这是一份这个月的规划表,你帮着她做一下,过两天交 给我。」
 
  妈妈接过卫副校长手中的这几页文件,放在桌上认真的看着。
 
  卫校长一只手扶着木椅的靠背,另一只手扶着办公桌的一角,成了一个环抱 着的姿势,而且前身几乎就贴在了妈妈的身体上,妈妈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仍 然认真的看着手中的这些东西。
 
  这时我还发现,虽然卫校长也在假装把脸凑过去看那些文件,但是他的那双 眼珠子却耷拉了下来,死死的盯着妈妈雪白的脖颈。妈妈衬衫领口处最上边的扣 子是敞开着的,有着一个不是很大的开口,但是以卫副校长头部所在的位置,应 该很容易就能看到妈妈衣服内的春光。
 
  或许此时姓卫的就已经通过这个开口看到妈妈的乳房了,此时这个男人看的 是那么的认真,好像哈喇子都要从嘴里流了出来,并且我还注意到,他的喉咙位 置还连续不停的咽了好几次自己的口水。
 
  妈妈从桌上拿过一直笔,准备在文件上写些什么,一抬胳膊一下碰到了紧挨 着自己的老卫的身体,钢笔被碰掉了,在地上滚了几圈之后停在了办公桌下面双 腿所在的空间内。就在妈妈准备弯下腰去捡的时候………
 
  「我来。」卫校长抢先一步说道,主动蹲下去捡那只笔,他把头拱了进去, 故意的把脸贴在了妈妈的大腿上,一边用手在里边抓着,一边还用脸在妈妈的大 腿上不停的乱蹭。
 
  妈妈可能感觉非常不适,想把自己的双腿移开,卫校长好像看出来了,赶忙 伸手紧紧的抓在了妈妈腿上的膝盖位置,不让她移动,并且还装成一副认真在伸 手够东西的样子。
 
  被这样一个老男人紧紧的靠在自己的大腿上,还用手摸着自己的膝盖,此时, 妈妈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的尴尬,而且一块红一块白的,时不时的还会转过头朝 门口看上一眼,估计是怕这个时候有老师进来看到这让人尴尬的一幕。
 
  姓卫的一直用手在里边摸索了大约半分钟,才把这只笔拿了上来交给了妈妈, 乐呵呵的冲妈妈呲着牙,妈妈接过他手中的这只钢笔,没有说话,脸色微红的把 目光移开了他的视线。
 
  卫校长说自己还有急事要先走了,等他离开的时候,我看到了他裤裆位置有 些鼓鼓的,就像撑起了一顶帐篷,不知道是不是他兜里藏了什么东西,他还故意 用皮包遮挡着,但是他瞒不过我的眼睛。
 
  还有一次周末,卫校长要去省城里购买一套图书,去之前竟然开着面包车先 来了我家,说对于那些文学类的资料没有妈妈懂,让妈妈陪着他一起去。
 
  爸爸看到妈妈如此得校长的赏识,不但没有任何意见,反而是游说着妈妈不 要拒绝领导的这点小要求。
 
  早上不到9 点他就开车带着妈妈走了,结果一直到晚上快9 点的时候他才开 着车把妈妈带回来,把我和爸爸在家急的连晚饭都还没有吃,生怕妈妈出什么意 外。
 
  当我听到楼下的车响了,赶紧站在客厅的窗户前往下看去,看到果然是卫校 长的车。
 
  打开大门,我快速朝楼下跑了下去,看到卫校长扶着妈妈刚刚走进楼栋,他 们的身体紧紧的挨在一起,卫校长的一只手扶着妈妈的一条胳膊,一只手搂住了 妈妈的腰,虽说是搂着妈妈的腰,但是他的那只手却明显比较朝上,根本就是托 在了妈妈一侧的乳房上。
 
  被这个男人这样占便宜,妈妈好像并没有觉得不妥,因为她此刻已经晕晕乎 乎,就像是喝了很多酒一样整个人醉醺醺的,人都站不稳了。
 
  爸爸也赶快从楼上跑了下来,等卫校长看到爸爸的时候,赶忙把拖着妈妈一 侧乳房的那只手移开了。
 
  「老于,不好意思,今天在省城的时候碰见了几个教育局的领导,我和梦婷 就陪他们吃了顿饭。」姓卫的略感歉意对爸爸说着。
 
  爸爸赶忙从卫校长手中接过妈妈,然后很客气的对卫校长说了几句客套的话, 卫校长就下楼离开了,接着爸爸扶着妈妈慢慢的上了楼,一直把妈妈扶进了房间, 给妈妈脱下高跟鞋,让她躺在床上,然后又去拿了热毛巾给妈妈敷了敷脸。 
  可是还没过一会儿,妈妈竟然把头弯下床边吐了一地,把卧室的地面上弄的 脏兮兮的,还有一股难闻的怪味道。
 
  看到妈妈被他搞成这幅狼狈的样子,我真是又急又气,可是我一个小孩子又 能怎么样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a198231189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