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老太太的三个愿望](卷01)(28)作者:牧童一夜书(@CWUIP)-家庭乱伦 
首页  »  家庭乱伦  »  [白老太太的三个愿望](卷01)(28)作者:牧童一夜书(@CWUIP)
[白老太太的三个愿望](卷01)(28)作者:牧童一夜书(@CWUIP)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轮官网:www.hhlsq4.com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5979
 
      ***    ***    ***    ***
 
         第廿八章李哪吒上了嫦娥还始乱终弃
 
  篮球队员们簇拥着李恨水从教学楼里出来,欢声笑语不断。
 
  李恨水问道:「人齐了没有?」
 
  小四道:「就差魏征和易重重,易重重说家里有事,不去了。」
 
  李恨水道:「魏征那小犊子呢?今天可不能饶了他。看他今天得瑟的,我告 诉你们啊,今天给我可劲灌他。」
 
  小四道:「老大,不是不能喝酒吗?」
 
  李恨水抽了一下小四的脑袋,道:「谁让你灌酒了,你不会灌汽水啊。」 
  小四缩着脖子,嘿嘿地笑道:「对,灌完还不让他上厕所,憋着他。」 
  一个队员拿着手机道:「老大,魏征的电话没人听。」
 
  李恨水双手一张,就像发现地雷的日本鬼子,道:「别动,别出声!」 
  所有人都一动不动,看着李恨水。
 
  一阵阵二手玫瑰的「采花」歌声传来,李恨水一指前方,道:「在那呢!」 几个队员一溜烟地跑过去,只见魏征躺在台阶下面,手机在他口袋里唱着二手玫 瑰闷骚的歌曲。
 
  李恨水不慌不忙地走过来,点了根烟,对着旁边的白如梦道:「咋回事啊? 怎么晕了。」
 
  白如梦脸一红,道:「阴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李恨水吐了口烟,道:「是啊,小树得砍,丈夫的管,丈夫不管,就有小三 碍眼。」
 
  白如梦想骂一句,可是看了眼李恨水,又把到嘴边的话,生生的咽下。 
  李恨水笑了笑,隔空朝魏征弹了下手指,魏征如大梦初醒,晃了晃脑袋,道: 「娘子,上帝呢?」
 
  小四道:「你这逼样的,做梦都想媳妇,你还能不能有点出息。」
 
  魏征感觉脑袋火辣辣的疼,伸手摸了一下,在头顶有个挺大的包,他对白如 梦道:「中国报,你下这么重的手。」
 
  白如梦道:「你敢再胡说,看我打不死你。」
 
  李恨水道:「行了,你们俩呀,整天斗嘴,天生一对欢喜冤家,就你们这样, 说不是两口子,谁能信?」
 
  白如梦不敢说什么,魏征一跳多高,道:「我跟她两口子?除非我眼睛瞎了。 找个男的,胸都比她大,晚上要和她睡觉,我都担心我想起张国荣。」
 
  白如梦实在忍不住,抄起拐杖朝魏征头上打去,李恨水闪身过去,把魏征拉 到了一边,躲过了白如梦的一击,白如梦还要打,李恨水的身体恰恰护住了魏征, 白如梦哼了一声,把拐杖重重地戳在地上,恶狠狠地瞪着魏征,道:「小犊子, 你给我等着。」
 
  魏征有李恨水的保护,居然撒娇道:「李老师,她威胁我。我好怕怕啊。」 
  李恨水把手放在魏征的头上,用力一揉,魏征疼得「哎呦呦」叫个不停。 
  李恨水道:「该!让你嘴贱。」他的手在魏征的头上揉了三圈,朝魏征的屁 股上重重拍了一下,道:「没有金刚钻,揽什么瓷器活。」
 
  魏征下意思地朝前一跳,忽然发觉他的头不疼了,伸手摸了摸头,头上的包 也没有了。他朝李恨水一抱拳,道:「大恩不言谢!」
 
  没想到李恨水一瞪眼,道:「你再敢把右手放上头,你看我不抽你。」 
  魏征忙换了回来,道:「错了错了,以后不会了。」
 
  大家走到校门口,李恨水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两辆面包车,停在校门口,李恨 水招呼着大家上车,小四四处扫了扫,道:「李老师,就我们几个啊。」 
  李恨水把烟头准确地弹到几米远外的垃圾桶里,道:「你还想要谁啊。」 
  魏征道:「他想要拉拉队的美女呗。」
 
  小四一把拉住魏征道:「大胜,魏大圣,你可是豪言壮语说出去了,赢了球, 给我找个拉拉队的美女做我女朋友。」
 
  魏征一推小四的脸,道:「要不要点脸,赢球跟你有什么关系,罚球你都没 进几个,你好意思吗你!」
 
  李恨水道:「就我们几个,你爱去不去。」
 
  小四一脸失望得道:「都是和尚,有什么意思。」
 
  这个时候,后面的面包车里伸出一个美丽的女孩的头,朝着李恨水道:「李 老师!」
 
  小四见了顿时两眼冒光,拉拉队的队长周郡儿,他跑过去往车里一看,满满 一车拉拉队的美女。小四围着车跑前跑后,眼睛都不够用了。
 
  李恨水道:「周郡儿,你让司机跟着我们啊。小四,你干啥呢,你给我上这 个车。」
 
  小四呵呵笑着,屁颠屁颠地跑上了面包车,。上车前不忘朝李恨水一竖大拇 指,道:「老大,牛逼。」
 
  面包车行驶在拥挤不堪的道路上,如蜗牛般缓慢。
 
  知道后面车里是拉拉队的女孩子,队员们异常的兴奋,相互开着一些只有青 春期男孩子才会开的,成人看起来无比幼稚的黄色小玩笑。
 
  魏征和李恨水两人坐在第一排,魏征伏在李恨水耳边,小声道:「你不觉得 你不像老师吗?」
 
  李恨水道:「那我像啥?」
 
  魏征道:「你像一个拉皮条的。」
 
  李恨水眼睛一瞪,道:「滚犊子。」
 
  魏征没有滚,反倒把头凑地更近,用更小的声音道:「听说你偷看嫦娥洗澡 了?」
 
  李恨水伸出三个手指,道:「我送你五个大字,一派胡言!」
 
  魏征点着李恨水伸出的手指,用正常的音量,道:「一,二,三,你伸了三 个指头,说五个大字,一派胡言是四个字。你还不承认你不识数?」
 
  李恨水一把捂住魏征的嘴,四下看了看,其他人还沉浸在要和拉拉队的美女 一起玩耍的兴奋中,没有注意魏征说什么,他才放下心,松开手,道:「你想死 了?喊什么?」
 
  魏征道:「你的确……」
 
  李恨水忙又捂住了魏征,道:「你给我小点声,你敢说出去,我弄死!」 
  魏征忙摇着头,拉住李恨水的手,小声道:「你放心,我绝不告诉任何人。 你给我说说你偷看嫦娥洗澡的事儿呗?」
 
  李恨水恼羞成怒,掐住魏征的脖子,道:「我掐死你!」
 
  白如梦忙拉着李恨水的胳膊,哀求道:「大神息怒,大神息怒。他是个孩子, 别跟孩子一般见识。」
 
  李恨水自然不能真的掐死魏征,有白如梦求饶,他也就下了这个台阶下松开 了手,警告道:「你给我老实点,知道的太多秘密的人,死的都快。」
 
  魏征一脸正经地道:「我这样的小孩,好奇心特别重,不满足我的好奇心, 我什么都能说出去,比如……」
 
  白如梦忙呵斥道:「魏征,你没完了?」
 
  魏征一歪脑袋,道:「你不好奇吗?」
 
  白如梦一愣,下意思地点了点头,忙又摇了摇头。
 
  魏征小声道:「都是男人,讲讲呗,我发誓,除了你和我,当然还有她,谁 也不知道。」
 
  李恨水骂道:「滚犊子!」
 
  魏征道:「那好。」随即把身子扭到后面,吼道:「我送你五个大字,一派 胡言。」
 
  魏征突然的一嗓子,把全车的人都吓到了,小四问了句:「魏征,你说啥?」 
  魏征朝小四伸出三根手指,道:「我送你五个大字,一派胡言。」
 
  车里所有的人,除了李恨水都哈哈大笑起来,小四笑的最大声,一边笑一边 还道:「魏征,你太逗了,你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吧!」
 
  小四说完,只见李恨水转过头,用想杀人的眼光瞪着他,他忙解释道:「口 误,李老师,我说的不是你,真不是你。」
 
  魏征笑嘻嘻地对李恨水道:「你看,不是我一个人说吧,这是句俗语,俗语, 懂不懂?」
 
  李恨水无可奈何地道:「你到底想咋的,真逼我杀了你?」
 
  魏征道:「因为这么点事,你杀了我,至于吗?」
 
  李恨水道:「至于。」
 
  魏征道:「如果我必须死,在我死之前,能有个要求不?」
 
  李恨水道:「说。」
 
  魏征一脸期待地看着李恨水,道:「你给我讲讲你偷看嫦娥洗澡的事儿呗?」 
  李恨水吼道:「我弄死你!」想伸手再掐魏征的脖子,没想到魏征早有防范, 把脖子一缩,头一低,整个身躯蜷起来,往李恨水的怀里一扎,李恨水可以打他, 可以踢他,就是不能掐他脖子。李恨水朝魏征的后背打了一拳,小四忙拉住他的 胳膊,道:「老大,你这是干啥?」
 
  李恨水道:「他皮子痒,我给他挠挠!」
 
  小四一脸正经地道:「老师,魏征可是我们取得胜利的大功臣啊,而且,老 师,体罚学生可是犯罪,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第二十九条,第三十七条都 有规定,还有未成年人保护法……」
 
  李恨水道:「我知道你爸是律师,你放手吧,我不给他挠了,行了吧。」 
  小四松开了手,可还是盯着李恨水。李恨水骂了句:「起来吧,小犊子,再 不起来,老子都要被告上法庭了。」
 
  魏征笑嘻嘻地起来,朝小四道:「谢了,兄弟啊。我和李老师闹玩呢。」 
  小四笑了笑,又和别的队员聊天去了,不过时不时地会朝魏征这边扫那么一 眼。
 
  魏征靠着李恨水,道:「李老师,说说呗,不就偷看个老娘们洗澡嘛,耗子 腰疼,多大个肾(事)啊。」
 
  李恨水忙争辩道:「我才没有偷看她洗澡呢!」
 
  魏征道:「那是咋回事啊。你得给自己证明你是清白的啊。」
 
  李恨水道:「那天和二郎神玩数独,我输了,答应他去广寒宫给他打只兔子 吃,无意中碰到嫦娥洗澡的,我绝对不是特意去看的,我和天蓬那不一样。」 
  魏征道:「你是不是傻,你不识数,你还人家玩数独,你咋不找个仙女,比 比谁能生孩子呢?」
 
  李恨水道:「我看了,都是十以内的数,我以为挺简单呢。十以内的加减法, 我还行。」
 
  魏征道:「你行个屁行。我就纳闷了,你一个三坛海会大神,怎么会不识数 呢?」
 
  李恨水道:「我出生七天就闹海,然后就剃肉还母剔骨还父,成了莲花身, 再说了,我们那时候也没有数学啊。」
 
  魏征道:「你自己不会学啊?」
 
  李恨水一咋舌,好久才道:「别的都行,就是数字这玩意,实在弄不明白。 减法还有借位,不借还不行,太不合道理了,凭啥你想借钱人家就得借你呢。」 
  魏征对李恨水的数学彻底无语了,一个数学减法,他能弄出人际关系来,索 性也不理会,继续道:「那你打兔子就打兔子,干嘛跑人家浴室去了?」 
  李恨水道:「我没跑人家浴室去啊?」
 
  魏征道:「你咋这么犟呢。你不跑人家浴室,你怎么看到嫦娥洗澡的?」 
  李恨水道:「嫦娥是在月心湖里洗澡的。兔子跑到月心湖,我撵兔子才到的 月心湖。」
 
  魏征道:「你们上面还那么落后呢?不会弄个热水器弄个桑拿房啥的,在家 里洗啊,非得跑大野地里洗澡,就喜欢天浴的感觉咋的?」
 
  李恨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一直追兔子,就追到那了,然后就 看到了……」
 
  魏征突然一脸猥琐地凑过来,道:「光着呢?」
 
  李恨水道:「嗯!」
 
  魏征道:「全光着呢?」
 
  李恨水道:「嗯!」
 
  魏征道:「好看不?」
 
  李恨水道:「废话!你说汤唯好看不?」
 
  魏征惊讶道:「嫦娥像汤唯?」瞬间,《色戒》里那肉隐肉现的画面,再次 浮现在魏征的脑海里。
 
  李恨水道:「比她漂亮一百多倍吧。」
 
  魏征道:「我靠!你小子好福气啊。那你还等啥啊,快上啊。」
 
  李恨水道:「那怎么行,她要做我女朋友,还要嫁给我。」
 
  魏征道:「那就娶了呗,那么漂亮,你还犹豫什么!」
 
  李恨水道:「我爸不会同意的。」
 
  魏征道:「为什么啊?」
 
  李恨水道:「她是个寡妇,而且名声不好,当年被天蓬元帅也看过身子。我 们是什么家庭啊,从古到今,唯一的七人成圣的家庭,怎么能容了她呢。」 
  魏征道:「也是啊,当年猪八戒也看过她的身体,天下皆知,说出去是不好 听。」
 
  李恨水道:「是天蓬元帅。」
 
  魏征道:「天蓬元帅不就是猪八戒吗?偷看完嫦娥洗澡被打下地天庭,错投 了个猪胎,《西游记》我看过。一放假电视台就播,看的都快吐了。」
 
  李恨水道:「你知道吴承恩吗?」
 
  魏征道:「《西游记》的作者?语文考过。」
 
  李恨水道:「他本来福德很多,有功名还做了官,就因为他胡说八道,写了 《西游记》,饥寒交迫而死。」
 
  魏征道:「这么惨?就写了本书,至于吗?」
 
  李恨水道:「你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吗?」
 
  魏征道:「在十八层地狱?」
 
  李恨水道:「判官那有块针板,他跪在针板上,给判官顶着砚台。玉皇说了, 什么时候砚台磨穿了,他什么时候可以起来投胎。」
 
  魏征道:「我靠,把砚台磨穿,那得多少年啊?」
 
  李恨水微微一笑,道:「第一,判官用的是铁砚,第二,地府进行信息系统 化升级,判官现在也用电脑办公,根本不用磨墨了。」
 
  魏征道:「我了个去!你们这不是玩人呢吗?」
 
  李恨水道:「所以啊,不要胡说,得罪了神灵,没你好果子吃。」
 
  魏征瞬间变身小丫鬟,轻轻地给李恨水捶腿,陪着笑,道:「我一向对神灵 无比尊敬,李老师,舒服不舒服啊。」
 
  李恨水微闭双眼,做陶醉状,道:「还行吧,力道再重一些。」
 
  魏征一边锤,一边道:「您多虑了,不过是看了几眼,又没什么证据,你不 承认就完了,何必怕嫦娥怕成这个样子,还特意下凡呢。」
 
  李恨水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内裤在她手里!」
 
  魏征重重地锤了一下,李恨水吃痛,怒视着魏征道:「你敢打我?」
 
  魏征道:「我发现了,你就是他妈装犊子。你裤衩都落人家手了,你还不是 故意的,你还想怎么故意的?嫦娥光不溜丢的,她能扒你裤衩啊?那她得饥渴成 啥样了?吃了天地合欢散咋的。再说了,她能只扒你裤衩不?咋的,你裤衩是玉 皇大帝的龙内裤啊,能当圣旨使唤?」
 
  李恨水脸一红,道:「这不也是情难自禁嘛!」
 
  魏征道:「扯什么四字成语,显得你有文化啊。我就看不上你这种男人,啥 事都干了,干完提上裤子就不认账。」
 
  李恨水道:「我认账,我是当一夜情来的,开始她也没说她要做我老婆啊。 我更没想到她还玩一回贞洁烈女,没别的要求,就非我不嫁!」
 
  魏征道:「还玩一夜情?让你得瑟,这回砸手里了吧。」
 
  李恨水叹了口气,道:「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魏征道:「你也别叹气了,你不还得到肉体的欢愉了吗?不付出哪有回报啊。 对了,你一直躲在人间,我嫂子就找不到你?」
 
  李恨水道:「你嫂子,我不认识啊,她找我干什么?」
 
  魏征一挤眼睛,道:「你是我哥,那嫦娥不就是我嫂子嘛。」
 
  李恨水道:「滚犊子,谁是你哥!我堂堂三坛海会大神,岂是你这样宵小可 以高攀的。」
 
  魏征道:「那也行,我去认嫦娥做姐,我问问她,你是不是我姐夫。一会儿 我就买点香烧了,给我那苦命的姐姐报个信,说我姐夫现在活的可滋润了,天天 泡夜店,都成夜店小王子了。」
 
  李恨水忙道:「你敢?」
 
  魏征一脸无所谓道:「我有啥不敢的?咋的,想弄死我?你弄死我吧,弄死 我,我到地府天天喊,李哪吒上了嫦娥始乱终弃,还杀人灭口。」
 
  李恨水咬牙切齿,道:「你是不是真想死了?」
 
  魏征点了点头,道:「嗯。你快弄死我吧,我都等不及了。来吧,快来吧, come on,baby!」
 
  李恨恨恨地抬了几次手,还是放下了,道:「说说你的条件吧。不要太过分 啊。」
 
  魏征道:「这就对了嘛,哥……」
 
  李恨水道:「我不是你哥。」
 
  魏征道:「行!行!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看行不,姐夫。」
 
  李恨水都懒得和魏征费口舌,道:「说你的条件。」
 
  魏征一指白如梦,道:「你看,我媳妇受了水火之刑,身体比较虚。」 
  白如梦脸一红,道:「呸,谁是你媳妇!」
 
  魏征道:「我和我姐夫说正事儿呢,你别打岔。李大神,你呢,是我姐夫, 咱们就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和大长虫都说了,我媳妇就剩一年的命, 你就帮帮我媳妇,恢复了法力,多活些年,对你们来说,这都是Piece o f Cake,只要你能帮忙,我发誓,你和嫦娥的事,我打死都不说,你不识 数的事,我也打死也不说。你看行不?」
 
  李恨水毫不犹豫地拒绝道:「这个忙我帮不了!就算你全世界嚷嚷,我也帮 不了。」
 
  魏征道:「为啥啊?」
 
  李恨水道:「因为能帮她的,只有你一个人。」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皮皮夏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