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出租](27)[作者:free39]-淫荡人妻 
首页  »  淫荡人妻  »  [娇妻出租](27)[作者:free39]
[娇妻出租](27)[作者:free39]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轮官网:www.hhlsq02.com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678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七、娇妻回归
 
  妻子不见了,不在床上,到那儿去了?从恶梦中惊醒的达明,马上发现,原 本被自己抱在怀中睡觉的妻子竟然不见了。
 
  一时之间,达明十分惊慌。
 
  他从床上坐起来,正想下床去找妻子,却听见一阵阵的哗啦哗啦水声传来, 抬头看去,见到紧闭的浴室门下缝隙露出灯光。
 
  原来妻子正在浴室里洗澡。
 
  达明不觉松了一口气,再度躺回床上。
 
  好了,没事,妻子正在洗澡,今晚她回来时,有劝她去洗澡,但她可能太累 了,没洗澡就睡着了,睡了一觉后,大概精神也复了,所以才去洗澡。
 
  达明如此安慰自己,但他接着马上想到刚才的恶梦。
 
  在那个恶梦里,妻子光着身体投入另一个男人怀中,并且和那个男人疯狂作 爱。
 
  这会不会是个预告,预告他心爱的妻子变心了,即将弃他而去,投入另一个 男人怀抱。
 
  想到这儿,达明忍不住既伤心又担忧。
 
  为了帮他还人情,妻子晓洁把自己「租」给进益两个星期,会不会两人日久 生情,妻子爱上进益了。
 
  他还回想起,妻子晓洁今晚向他坦白,她光是今天就被进益干了好多次,把 她干惨了,她甚至还向他展示,她的小穴被干得红肿了,身上也全是精液的污迹, 甚至连嘴巴里也有股怪味,口水里明显混和了进益的精液和她自己的淫水。 
  达明知道,妻子晓洁虽然是用抱怨的口吻向他说着被另一个男人干惨了,但 他觉得,妻子其实是在向他炫耀,炫耀那个男人有多么能干,虽然妻子说,她被 干惨了,但这是不是也表示,她其实被干得很尽兴,很爽。
 
  但是,他却不能责怪妻子,更不能责怪进益大哥,因为进益给了他一百五十 万元,帮他度过生意危机,而妻子则是代替她去还进益这个天大的人情。 
  达明躺在床上,想要睡去,但心情激动,怎么也睡不着。
 
  他闭上眼睛,眼前却轮流出现着各种画面:妻子被干得红肿的小穴、污渍处 处的胴体,以及在恶梦中,全身赤裸的妻子奔向高挺的男神,被男神抱在怀中, 干了起来。。。。
 
             XXXXXXXXX
 
  浴室里,莲篷头不断流出热水,哗啦啦水声回响在小小空间,热水产生的蒸 汽把整个浴室弄得白茫茫一片。
 
  晓洁站在莲篷头下,任由热水不停地淋在她身上。
 
  被干了一天,弄得疲惫不堪且全身髒兮兮的晓洁,回到家里后,马上就好好 睡了几个小时,到凌晨三点时醒来,已经恢复了大部分精神,现在再被热水这么 一淋,真的太舒服,惹得她忍不住仰头低喊一声:「哦,好舒服。」
 
  热水直接淋在晓洁头上,然后往下淋过她的身体,并一直流到地上。
 
  晓洁低头看着地面,发现连续不断流出的热水正把她身上的髒污慢慢沖掉, 然后流到地上,因此,晓洁看到浴室地板流了一地的髒污,有黑黑的污渍和白色 泡沫似的浮渣。
 
  「哦,真的很髒呢。」
 
  晓洁看着地上的髒污,忍不住这样想着。
 
  但这也是她和进益整整一天的恩爱结果呀。
 
  看看身上的髒污被沖得差不多了,晓洁在头发上倒下洗发乳,先把头发洗好 了,关掉热水关掉,开始在身上抹上沐浴乳,从胸部一直抹到腹部,最后来到下 面,抹到了小穴。
 
  沐浴乳抹在小穴里面时,产生一阵刺痛感,虽然刺痛感很轻微,但还是让晓 洁忍不住发出「呀」的一声呼痛声。
 
  看来,小穴真的被进益的大鸡巴插破皮了,有了伤口,所以,一碰到沐浴乳 就产生刺痛感,晓洁如此心想。
 
  这阵刺痛再度让晓洁回想起今天(不对,应该是昨天了)白天,她和进益的 激情,想到进益的大鸡巴在她柔嫩的小穴里狂抽猛插,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对她 的小穴肆意蹂躝,难怪会把她的小穴插伤了,晓洁忍不住这么想。
 
  但这能怪进益吗?想到两人马上就要分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再相聚, 即使再相聚,但还能再像现在这样热烈作爱吗?想到这些,进益当然会很伤心, 才会想要把握最后的机会,好好把你干上一场,留作纪念。
 
  所以,他才会那么疯狂地把你一干再干,干个不停。
 
  而且,你当时还不是十分享受,一直嚷着「用力,用力,快点」,要进益更 快更猛地插你,你甚至还高喊:「用力插呀,用力,把妹妹插死算了。。。。」 
  ,不是吗?死晓洁,该喊你淫妇晓洁了吧?当时被进益插得那么高兴和快乐, 现在怎么反倒怪起进益了?「人家才没有怪进益呢。」
 
  晓洁忍不住嘟着嘴,如此小声自言自语。
 
  不但没有责怪进益不懂怜香惜玉,晓洁这时其实反而十分怀念当时的激情和 快乐,此时小穴的微微刺痛,其实正是甜蜜的回忆呀。
 
  但在身体已经习惯了之后,这种刺痛感很快就不再感觉得到了。
 
  晓洁静下心来,开始搓洗身体,搓洗完了,她把架上的莲篷头拿了下来,打 开热水,对着身体沖洗起来。
 
  沖洗到下面时,晓洁把莲篷头对着小穴,让热水沖进小穴里,沖出里面的沐 浴乳泡沫和髒污。
 
  热水沖进小穴里,温温的、热热的,感觉很舒服、很乾净。
 
  沖掉全身内外的泡沫后,晓洁把莲篷头挂回到架上,让热水从上面淋下来, 淋在头上,流到身体上。
 
  在身体澈底洗乾净后,现在任由热水淋在身上,晓洁感到无比轻松和舒服。 
  热水哗啦啦淋在身上,看着满室的蒸汽白雾,晓洁不知不觉陷入沈思中。 
  身体这下子洗乾净了呢,从头到脚、甚至小穴内外都洗得一乾二净。
 
  但这么一来,也把和进益的记忆都洗掉了吧。
 
  晓洁忍不住这样想。
 
  昨天就是意识到,和进益租期结束分开后,两人大概就不会再有那么亲蜜相 处的时光了,所以晓洁才会和进益那么疯狂地作爱一整天,晓洁并且还特意把进 益留在她全身上下(包括嘴里和小穴里)的全部作爱污渍保留下来,并且带回家 里,且一直保留到现在,直到凌晨这时刻,才把那些污渍清洗乾净。
 
  晓洁这时很清楚,在把自己的身体清洗乾净后,她和进益在过去两个星期来 的恩恩爱爱,应该也被洗乾净了,结束了。
 
  毕竟,我是人妻呀,晓洁心里这么想。
 
  我是有老公的,我是老公达明的妻子,不是进益的妻子。
 
  晓洁把自己「租」给进益,虽然说是为了帮老公还进益人情,但晓洁很清楚, 除了这个原因,这里面还有她自己的私心和私欲,所以,她才会在过去这两个星 期的「租期」里,和进益那么放纵和享受。
 
  但现在,「租期」已经结束,她和进益的一切也应该随着结束了,她接下来 必须回归老公身边。
 
  再见了,进益,谢谢你对我老公的金钱援助,也感谢你在过去两个星期内带 给我的快乐与幸福,但这一切都过去了。
 
  我有把对你的怀念一直保持到最后,但即使是最美丽的彩虹,也会有消失的 时候。
 
  晓洁在心里这么想着。
 
  想完之后,她关掉了热水,拿起一条大浴巾。
 
             XXXXXXXXX
 
  离开浴室前,晓洁还不忘刷牙,刷掉嘴里的怪味道,然后,她在身上披着大 浴巾,推开浴室门,来到床边。
 
  她发现,老公达明蜷曲着身体,侧躺在床上的一角,看来十分孤单、落漠。 
  晓洁觉得十分不舍和愧疚,她觉得,她已经多日没有见到老公,冷落了老公, 只顾自己享乐,昨晚回家后竟然还不让老公碰她,真是太不应该了。
 
  她拿掉披在身上的大浴巾,光着身体爬上床,紧紧依偎在老公身边,接着, 伸手抱住老公,抱得紧紧的,还把脸贴在老公的脸颊上。
 
  达明其实没有睡着,他刚才被恶梦惊醒,并且发现妻子没有睡在身边,还一 度引发他的紧张,想要下床寻找,但在确定妻子其实正在浴室里洗澡后,他就趟 回床上。
 
  他想要睡着,但心情不好,怎么也睡不着。
 
  昨晚好不容易盼到已经离家两星期的妻子回来了,本想和妻子好好亲热一番, 但妻子却好像十分疲累,并且一直说她被进益干惨了,还向他展示她那被干得红 肿的小穴,她的身上还污渍处处,连口水都有股混和了精液口淫水的怪味。 
  后来,他还作了一个恶梦,梦见全身赤裸的妻子投入同样光着身子的一位男 神怀中,两人用站立的方式疯狂作爱着。
 
  最糟的是,他却一点也不能责怪妻子,因为是他收了进益的钱,妻子是替他 去还这个人情的,所以,妻子被人家干坏了,或甚至爱上别人,一点也不能怪妻 子,要怪只能怪自己不会作生意,赔了那么多钱,不得不把妻子也赔了出去。 
  达明就这样趟在床上,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胡思乱想,越想心情越坏。 
  当他听到妻子推开浴室的门走出来时,他的第一个想法是,妻子现在应该不 会让他碰她,所以,为了避免尴尬,达明赶忙闭上眼睛,蜷曲着身体,假装睡着 了。
 
  但突然一阵香风袭来,令他精神为之一振,接着,他感觉到一具香滑柔嫩的 胴体紧紧抱住了,他脸颊还传来一阵骚痒,一条灵活的香舌在他的脸颊上舔着。 
  达明继续假装睡着,不敢挪动身体,也不敢出声,只是静静享受着妻子的温 柔挑逗。
 
  晓洁发现丈夫没有反应,於是更为主动出击,她把嘴唇从老公脸颊移到他的 嘴唇,热情地吻起老公来。
 
  达明很快有了反应,他嘴巴微张,晓洁的香舌马上趁虚而入,大胆闯入老公 嘴巴内,勾住老公的舌头,搅动着。
 
  达明马上闻到妻子口中芬芳的口气,更发现,连妻子的口沫也是香香滑滑的, 他忍不住吞下几口。
 
  看来,妻子不但把身体洗乾净了,还刷了牙呢。
 
  当然,最大的挑逗,还是现在正紧在他身上、妻子那香喷喷、柔嫩无比的赤 裸胴体。
 
  被妻子热吻着的达明,被吻得开始性奋起来,他除了也热情回吻着妻子,还 伸手回抱着妻子的娇躯,双手在她身上游走。
 
  刚洗完澡的妻子,娇躯热烘烘的,浑身散发着混合了沐浴乳和体香的香气, 闻起来让人神经气爽,摸起来令人觉得无比诱惑。
 
  自己本身的热情,再加上老公的回吻和无抚,使得晓洁很快陷入激情中,她 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被火烧着那般炙热,全身酸软,下面小穴开始湿润起来。 
  但她也很快发现,老公达明这时候竟然还穿着衣服,虽然只是简单的一件汗 衫和内裤,晓洁也觉得十分碍事,於是,她一面娇嗔抱怨着:「讨厌啦,老公, 你怎么还穿着衣服?」,一面开始动手脱起老公身上的衣服。
 
  她首先脱掉老公的汗衫,接着,她掉转身子,面对老公下体,很快脱下老公 的内裤,马上看到老公那根鸡巴一下子弹跳而出,坚硬挺直,十分威武。 
  哈啰,老公的小分身,好几天没见了呢!晓洁满心欢喜,忍不住对着老公的 鸡巴打起招呼来。
 
  达明的鸡巴肥肥胖胖、粉粉嫩嫩的,十分可爱,虽然没有进益的那般粗大, 也不像建国的那样长,但却是晓洁的最爱,因为那属於她心爱的丈夫,是她的小 穴的最初开发者,和她的小穴最适配了。
 
  晓洁伸手握住老公的鸡巴,充满无限爱意地把玩着,坚挺的鸡巴在她的把玩 下,越来越肿胀、发热,晓洁玩着、玩着,再也忍不住,她低下头,张口把它含 住,卖力吞吐起来。
 
  达明突然感觉到自己的鸡巴被吞入到一个湿滑、香腻的空间里,并在这个空 间里不断进出,这让他舒服得不禁发出「哦」的一声叫声。
 
  更妙的是,妻子在卖力吞吐着他的鸡巴时,她的屁股就在他的眼前同步摇晃 着,又白又嫩的肥美屁股曲线不断浮动着,构成绝美的视觉诱惑,但最吸引达明 目光的,则是两片屁股肉中显现的那道神秘的美妙幽谷。
 
  这处幽谷已经没有他先前看到的那般红肿和髒污,反而呈现出鲜美的粉红色, 十分乾净整洁,幽谷两旁有整齐、油亮的黑色阴毛,谷内则已经湿润一片,可以 看到潺潺淫水不断流出。
 
  达明抬起头,把鼻子凑近幽谷,马上闻到混合了沐浴乳和淫水的香香和微微 带点腥味的淫味,十分诱惑人。
 
  达明忍不住了,伸手按在晓洁两边的屁股肉上,把整个脸埋进幽谷里,舌头 伸入,在谷中肆意探索。
 
  他先是把舌头顺着谷沟上上下下、来来回回刷着,刷着柔嫩的谷壁,同时也 卷起谷肉的淫水,大口大口吞下。
 
  接着,他的舌头停留在谷中的那块小石头上,在小石头上打转、舔着、吸着。 
  这样的超级舌功不仅让达明爽到不行,更把晓洁舔弄得舒服到极点。
 
  一股股酸酸麻麻的舒爽感觉,有如海浪般,从下面传来,扩散到全身,让晓 洁整个人瘫软下来,浑身舒畅。
 
  两人如此相互吸吮了十几分钟,晓洁首先受不了。
 
  她吐出达明的巴,翻转身体,上面,她的嘴巴对着达明用力吻了下去,下面, 她那淫水涟涟的小穴则紧贴着达明的大鸡巴,用力摩蹭着。
 
  达明也热烈回吻着,并且马上闻到了妻子嘴里的味道,那是混合了妻子自己 的淫水和他的鸡巴的味道,跟先前妻子未清洗前嘴里的味道有点类似,但之前的 那股味道,让他觉得有点受不了,因为那是混合了妻子的淫水和别的男人的精液 的味道,而现在的味道则好闻多了,因为妻子刚刚含了他的鸡巴,而他则刚刚吞 了好几口妻子的淫水,两人的口水这时在妻子的嘴里相混,就成了现在的味道。 
  这是夫妻两人相爱的味道,深深挑逗着他们两人。
 
  两人上面热情吻着,下面则是性器相互摩蹭着,淫糜的气氛在房间里快速升 起。
 
  晓洁开始发浪,她娇声地乞求着:「老公。。。。哥。。。。疼疼人家。。。。 哥。。。。疼疼妹妹吧。。。。你。。。。你有好几天没疼人家了。。。。 
  妹妹好想。。。。「
 
  说着,她的小穴更贴紧老公的大鸡巴摩蹭着,大量流出的淫水把两人的下面 弄得湿淋淋的。
 
  达明当然知道妻子想要什么,但他故意装傻:「疼疼你,怎么疼你呀,妹妹, 你要我怎么疼你呀?」
 
  晓洁脸红了,娇嗔道:「讨厌啦,哥,就是疼疼人家呀,你知道的。。。。」 
  达明笑嘻嘻地说:「我就是不知道呀,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疼你。」
 
  达明一面嘴里这样说,一面挺动屁股,让他的鸡巴一下接下撞击着妻子的小 穴,把小穴撞得淫水四溅。
 
  这一来,晓洁被刺激得更是春情勃发,浪得不可收拾,她再忍不住了,娇声 哀求:「讨厌啦。。。。哥。。。老是欺负人家。。。。人家。。。。要你疼疼 呀。。。。就用你的鸡巴呀。。。。把你的大鸡巴插进来。。。。快点。。。。 
  拜託啦。。。。哥。。。。就用你的大鸡巴疼氡疼人家。。。。「
 
  看到妻子真的发浪了,达明哈哈一笑,把妻子的两条大腿大大分开,挺起已 经坚硬如铁的大鸡巴,对准妻子的淫穴,狠狠插了进去。
 
  「呀──」
 
  晓洁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大叫。
 
  太舒服了,还是老公的鸡巴最棒,跟人家的小穴最适配呢,虽然没有进益的 那般粗大,也没有建国的那样长,但一插进人家的小穴里,就是那么刚刚好,让 小穴被塞得满满的,棒身和穴肉紧紧贴在一起,太舒服了。
 
  晓洁这样想着,也拿着老公的鸡巴和进益与建国的鸡巴作了一番比较,结论 还是自己老公的最棒,尤其是自己和老公之间还有着浓浓的爱意,这样的爱意借 着两人性器的结合,在两人身上和心里传递着、扩散着。
 
  达明开始对着晓洁的小穴大力抽插起来,每一下都直插到底,然后快速退出 到只剩龟头在小穴口,略一停留,又再次直插到底,再抽出,再插入。
 
  这样的急插猛抽,本来就是达明和晓洁这对小夫妻最喜欢的作爱方式,最能 够让他们两人在很短时间内达到高潮,尤其今晚两人是小别后的再次相干,两人 特别投入,达明干得比以往更卖力,晓洁也比往更浪,更曲意承欢。
 
  在这清晨的温韾卧室里,一场惊天动地的作爱就这样上演着。
 
  两条赤裸的肉虫纠缠在一起,在床上激烈运动、翻滚,有时是达明在上面, 挺动大鸡巴,对着晓洁的小穴快速大力抽插,有时是晓洁跨坐在达明上面,屁股 如电动马达般快速上上下下起落,一次又一次吞吐着老公的大鸡巴。
 
  不管是什么体位,小夫妻俩都享受到最大的快感。
 
  达明的大鸡巴插在晓洁的小穴里,被小穴肥美柔嫩的穴肉紧紧包住,然后在 潺潺淫水润滑下,很舒畅地抽插着,鸡巴棒身扯动穴肉,构成摩擦,既摩擦了达 明的鸡巴,也摩擦了晓洁的小穴,所以,不管是达明或晓洁,只要其中有一个人 的下体一有动作,就会给两人同时带来无比的快感。
 
  「哦……哦……哥……哥……你插得好深……快插到人家的子宫了……哦… …哦……好舒服……快插死妹妹了……还是老公的鸡巴最好……人家最爱老公了 ……最爱老公的鸡巴……哦……哦……」
 
  老公的鸡巴把她的小穴塞得满满的,即使不动,就已经带给她很大的满足感, 而当老公的鸡巴开始在她的小穴里快意售出时,在淫水润滑下,鸡巴一下接一下 地刮擦着小穴穴壁,马上把晓洁插得神魂颠倒。
 
  看到妻子被插得如此快乐,达明信心大增,抽插得更卖力。
 
  夫妻俩尽情享受这鱼水之欢,沈浸在无比的肉体快感和心灵幸福中。
 
  俩人足足相爱了将近一个小时,达明方才痛快地在晓洁小穴中射了精。 
  晓洁踡伏在老公怀中,环抱着老公,老公也把她抱得紧紧的,他的鸡巴虽然 射了精,但仍然插在晓洁的小穴中。
 
  晓洁这时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了,在心灵上,心爱的老公给了她 满满的爱意和呵护,在肉体上,继刚才把她送上快感高潮后,老公的鸡巴还插在 她的小穴中。
 
  虽然很幸福快乐,但也实在太累了,晓洁很快睡着了。
 
  即使在睡梦中,晓洁仍然露出幸福的微笑,老公温暖的怀抱,以及老公鸡巴 还插在小穴中的充实感,让她觉得幸福、温暖和安全。
 
  不知道过了多久,晓洁开始觉得有点冷,老公温暖的怀抱不见了,小穴的充 实感也没了,她开始觉得寒冷、孤单、空虚和失落。
 
  这让她开始睡得不安稳了,恶梦也跟着出现,一个恶梦紧接另一个,让她觉 得恐惧、不安。
 
  终於,她从恶梦中惊醒过来。
 
  她发现,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全身赤裸,老公达明却不在床上。
 
  老公呢?怎么没在床上?怎么没在她身边?
 
  他到那儿去了?
 
  晓洁突然觉得十分惊慌、不安。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