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生活](第二部)(03)作者:叶子舞-都市言情 
首页  »  都市言情  »  [小城生活](第二部)(03)作者:叶子舞
[小城生活](第二部)(03)作者:叶子舞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轮官网:www.hhlsq02.com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6638


                第三章

  第二天是周六,不用上班,一大早陈静打电话过来说和莫霜去逛街,让我自己去玩,晚上回家找我。

  在街上对付了早饭,去爸妈那里转一圈。只有老爷子在家给金鱼换水,老太太去打麻将了。

  我一边帮老爷子捞金鱼,一边试探着问老爷子:「爸,您和我妈对我找对象有要求么?」

  老爷子瞅我一眼:「咋啦,着急找媳妇啦?不过也该找个了,到下个月十月你过了生日就二十二周岁了,依法是能结婚的了。」

  「我是问你们又啥要求没有?」

  「没啥要求,只要你俩互相喜欢过得好我和你妈就满意。」老爷子很干脆。
  我觉得有点意外,以前老爷子挺喜欢指手画脚的,虽然我大都还是不会按照他说的办:「这么简单?」

  「哈,你小子,以前让你这样那样你也不听啊,这会没要求了你还不满意?」老爷子揶揄我。

  「没有没有,满意满意,就是猛一听您这么说有点惊奇。」

  老爷子往浴缸里续着新水,道:「结婚过日子和别的事不一样,合不合适只有自己知道。别的事你妈我俩还能管管,这个事你自己拿主意,我俩不干涉。而且啊,你这孩子从小就有主意,要真认准了谁当媳妇,我和你妈拦着能有用?」
  「嘿嘿,那是您二老民主,是新时代的好家长。」我猛拍马屁。

  「要是我喜欢的姑娘比我大呢?」

  「大点好啊,女大三抱金砖,会照顾你。」

  「就是这金砖有点多。」我小声道。

  「什么意思?」老爷子没听明白。

  「四块金砖。」

  老爷子心算了一会才明白过来:「十二岁?」

  我点点头。

  「那,是不是离过婚?」

  我继续点头,盯着他看有什么反应。

  「很喜欢?」

  「想结婚过日子的。」

  老头咂摸了一下嘴,道:「儿子啊,你还小,结婚过一辈子这种事不是说说就能做到的,还有好几十年要过呢,谁只能能不能真在一起一辈子。」

  我急了,要反驳他,老爷子挥挥手不让我说话:「但你现在遇到了一个喜欢的人,爸爸呢就支持你。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既然谁都不能确定跟谁能过一辈子,那就碰着了觉得合适的就上,别犹豫错过了。」

  我大喜过望:「老爷子越来越英明神武了。中午我得陪您喝几杯,还有我妈那里你得帮着点。」

  老爷子点点头:「你妈那里更不用担心,这种事她比咱爷俩看的都开,今年不是有个男明星自杀了吗,同性恋的那个,你妈还说你将来只要找个女的来结婚,她啥都不挑。」

  老妈,太感谢您了。

  「别光说这,你俩认识多久了,发展到哪一步了?」老爷子开始八卦。
  「嗯,还不到两个月吧,能发展的都发展了。」我尽量言简意赅。

  老爷子惊奇的看着我:「以前没见你谈过恋爱啊,能耐不小啊。」

  我嘿嘿笑着不接话,等一会再小心翼翼地问:「万一,爸,我是说万一,我俩要没孩子呢?」

  老爷子小心地看了看我,转过头,声音却有些低沉道:「没孩子那是你俩没福气,想领养就领养个,不领养也没关系。我和你妈也是二十出头结的婚,四十了才有的你,爸妈那时候这事都想开了,所以也不会要求你们,只要你俩过得好就行」

  我感动地都快哭了:「爸,我觉得中午咱爷俩几杯不够喝的,得整一瓶了。」
  「臭小子,别贫了。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快点把鱼倒缸里。」

  中午吃饭,老太太整了四个菜,老爷子拿出一瓶白瓷汾酒,他就喜欢喝这个酒,茅台五粮液都不换的。

  吃着饭,我把同样的问题跟老太太一说,老太太果然同老爷子一样,一句没挑,就问我啥时候能带家里来看看。

  我说她老觉得自己不好,怕你们不喜欢,不敢上门。

  老太太说:「这姑娘我们认识吗?」

  我有点不好意思:「你们不认识,但通过电话,就是我领导,宣传部长陈静。」
  「噗!」

  老爷子一口酒喷出来,一伸大拇指:「你小子牛逼,领导都敢下手。」
  老太太不乐意了:「领导怎么了,咱家知北哪点差了。」老太太训完老爷子对我说:「没事,以后认识了,多说说话,小静就不会担心了。」

  我点点头,赶紧给老爷子续上酒,给老太太也道了一点点,分别给两位老人端起来。

  我酒量不行,四钱的酒盅五六杯下肚就飘飘然起来,吃完饭直接回我卧室睡觉去了。

  我感觉好渴,嗓子像着火一样,迷迷糊糊的我想爬起来找水喝。

  还没起来,感觉一个水杯已经到了嘴边,闭着眼大口的全喝下去,清凉的水在胸腹间滋润开来,终于舒服许多,睁开眼,一个人正蹲在床边拿着杯子好笑地看着我。

  我吓得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

  是陈静。

  拍拍自己,确定不是在做梦。

  「怎么回事啊姐姐,你怎么在这里?」

  这里是我爸妈家啊。

  陈静一脸若无其事:「你妈给我打电话说你喝醉了,一直在喊我,就让我过来照顾下你。我就过来了。」

  我连忙问:「他们有没有为难你?」

  「没有,你爸妈对我都很好。」陈静把水杯放桌子上,问我还喝不喝水。
  我摇头,她说你赶紧起来洗把脸,我去帮阿姨做饭。说完就出去了。

  什么情况?一觉醒来世界大变样啊!

  我赶紧也跟了出去,陈静去了厨房,老爷子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抿着茶看电视。
  我站在电视前,盯着老爷子不说话。

  老爷子左挪右挪看不见电视,终于忍不住招供:「你妈的主意。小静不是担心我们不同意嘛,你妈说我俩要主动出击,好安她的心。以前不是有她的电话吗,就把她叫到家里来,把我们的想法跟她说了一下。现在没事了,放心了吧儿子,没怎么着你媳妇。」

  我让开电视去厨房一看,煤气灶上坐着锅,老太太和陈静坐在小马扎上一起说笑着摘芹菜叶子。

  「小静,你会打麻将吗?」

  「没打过,阿姨。」

  「没事,有空过来阿姨教你,麻将可有意思了。以后咱一家四口正好凑一桌麻将。」

  「妈啊,等姐姐她跟您这岁数了再教给她打麻将吧,我们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爱好。」我赶紧挤过去帮着摘。

  「他叫你姐姐啊?」老太太好笑着问陈静。

  陈静低着头脸红红的点头。

  「哈哈,知北小时候可羡慕别人有哥哥姐姐的,就嚷着让我给她生个姐姐,哈哈,这下不用生了。」

  「哎呀垃圾桶满了,我俩去倒垃圾。」我赶紧一手拎起垃圾桶,一手拉着陈静落荒而逃。

  晚饭时候,老太太问了下陈静家里的情况。陈静回答说爸妈在县城下边的谭庙镇,还有一个妹妹在省城上班。

  一顿饭吃的很融洽,饭后老爷子掏出一张银行卡,说是给陈静的,第一次上门,这是应该给的。

  陈静知道这是我们当地的风俗,看看我,我点点头,她才接过来。

  老爷子老太太很欣慰的笑了,这基本代表陈静接受了这门亲事。

  告别了爸妈,我俩拉着手出了门,天色已经黑透了。

  我问她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

  陈静装傻:「什么怎么样?」

  「我爸妈啊,还可以吧?」

  陈静一笑:「嗯,你爸妈真的很好。下午接到他们电话我吓死了都要,你妈就一直安慰我。他们真的都是很好的人。」

  我长舒一口气:「那就好!」

  「哎,你爸妈这么好的人,你高中的时候怎么还会离家出走,一走就是一年?你不像那么任性的孩子啊。」陈静歪头问我。

  「呃,真想知道?」

  陈静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你不想说就不说。」

  我自嘲地笑了笑,那时候自己不懂事,钻了牛角尖。

  「也没什么,就是那时候生物刚学了血型,而我恰好知道我爸是O型血,我是AB型血。然后当时我就崩溃了,其实也不是离家出走,给他们留了信,说是想出去旅行,学习累了。然后基本每去一个地方都会给他们报平安。」

  陈静拉着我停下来:「你的意思是说?」

  她不敢确定,我说:「嗯,他们不是我亲生父母。」

  陈静捂住嘴,半晌才道:「会不会弄错了?」

  「我看过我爸爸的体检报告,他确实是O型血,我的血型也是高中入校体检的时候就查出来是AB型血,后来我还专门又去县医院验过一遍血确认过的。」
  「弟弟好可怜。」

  我笑笑:「这有什么可怜的,他们一样对我很好啊,一点不比别人的父母差。」
  「是的是的,好弟弟,以后还有姐姐陪你呢。」

  我抱住她:「当然要有你啊,姐姐。」

  陈静不再说话,只是很用力的抓紧我的手,估计是在消化这个消息。

  又穿过两条街,十多分钟我俩就回到了家。

  进了屋子,陈静拿出两双拖鞋,我俩都换好,她拉我坐到沙发上。

  「那他们知道你知道么?」

  我摇摇头:「我没告诉过他们,没必要。但前年我奶奶快去世的时候跟奶奶说过这件事,小时候我跟奶奶关系最好了。」

  「那你有没有想过找亲生父母?」

  「也想过,但后来觉得还是没必要。我奶奶也说过一些,我是一个远方亲戚的孩子,那边生我的时候有困难,正好我爸妈年龄很大了也没孩子就送给了他们。我就想亲生父母既然放弃了我,我要再找回去,对他们未必是好事,对我现在的爸妈来说也肯定会很伤心。」

  陈静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的脸,很认真地道:「弟弟,你真的不像一个才刚二十来岁的人,你经历的事情比我多多了,比我也成熟。难得的是这些经历之后你还有这么好的性格,真好,能遇到你,姐姐真的很幸运。」

  我说:「你也是我的幸运,姐姐。」

  陈静弯起眼睛笑我道:「终于知道你为什么喜欢我这样比你大的了,是不是觉得缺少母爱啊你?」

  我钻她怀里:「是啊怎么啦,宝贝我不姐姐?」

  「好弟弟,姐姐宝贝你」说着她顺势倒在沙发上。

  我亲亲她:「拿什么宝贝我啊,姐姐?」

  她媚眼如丝:「用姐姐的身子好不好?」

  「好!」我俩舌头已经缠在一起,手伸进她的打底衫里,隔着胸罩感受乳峰的肥硕绵软。

  摸了一会后,把胸罩从后面解开,陈静很配合的向上拱了拱背。胸罩扒拉到腹部去,手掌握住尽可能多的乳肉,触感细腻如牛奶一般,拇指在乳头上来回摩擦,感受乳头慢慢变大变硬。

  陈静的呼吸也慢慢急促,和我亲吻一会后,小手伸进我的裤裆里,抓住已经勃起的阴茎。

  「弟弟我给你舔好不好?」陈静知道我喜欢看她含着我的鸡巴。

  「好,69啊姐姐,我也舔你。」

  「今天走了一天了,下边有味道,我先给你舔舔,我洗了澡你再给我舔。」说着,她开始解我的皮带。

  「我就喜欢姐姐下边骚骚的味道,不要洗。」

  我从她身上起来,让她顺利的把我的裤子和内裤一起脱下来,分开腿坐在沙发上。

  陈静跪在我双腿之间,握着我的阴茎:「好,一会姐姐就给你舔,现在我先伺候伺候你。」

  说完,俯下身子趴在我的胯部,樱唇一张含住了发紫发亮的龟头。

  看着阴茎慢慢消失在她的嘴里,嘴唇被撑开成大大的O型,我的内心满足无比:「啊,姐姐,全吃进去。」

  陈静抬眼看着我,尽量把阴茎吃到底部,然后再慢慢的退出来。

  我长长的喘着气,陈静用手摸着阴茎下边的蛋蛋,问我:「弟弟,看姐姐吃你的鸡巴是不是特有征服感?」

  「嗯,感觉姐姐整个人都是属于我的,像我的小奴隶,小母狗。」

  陈静用嘴唇蹭着龟头,睁着大大的眼睛诱惑我道:「姐姐就是属狗的,以后姐姐当弟弟的小母狗好不好?」

  还真是的,我俩差了十二岁,都是属狗的。「好好,姐姐就是我的小母狗,小母狗快点给我舔。」

  陈静听话地把阴茎吃进去,开始快速的吞吐起来。我按住她的头,仔细地看阴茎在她嘴巴里进进出出的情形。

  让她口交一会,过足了眼瘾,我让她站起来,我俩把衣服都脱光,然后我躺在沙发上,她倒着趴我身上,阴部正对着我的脸。

  我抓住她的臀肉,看着近在咫尺的饱满阴部,阴唇已经兴起分裂开来,小小的阴道口里流出一些淫水打湿了阴毛,舌头先在大腿内侧细肉上舔了一遍,然后向里在大阴唇上舔过到达阴道口,舌尖绕着阴道口转圈,偶尔会钻进去一些,最后伸出舌头把淫水从阴道口带向阴蒂。

  在阴蒂足够湿润后,一口含住它,陈静含着阴茎发出一声闷哼。

  舌尖开始在阴蒂上或舔或含或吸,刺激地陈静屁股扭动不停,屁股用力下压,将阴部狠狠的贴在我的脸上。

  「姐姐,你的屄今天真骚,我就喜欢你这骚味。」边舔我边说道。

  「呜呜」陈静吞吐几下阴茎后,才道:「好弟弟,你舔的姐姐好舒服,姐姐也喜欢你舔,快点舔,姐姐的小屄不光给你操,也给你舔。」

  69的魅力就在于此,两个人都可以很完美的为对方服务,用最干净的口腔去服务对方最隐私最淫荡的阴部。和性交代表的结合不同,这是一种代表着圆满的姿势,双方的气息通过互相的阴部与口腔的结合循环起来。

  我和陈静越来越兴奋,我感觉到龟头马眼里分泌出一些粘液,都被陈静毫不在乎的舔进嘴里。

  我不光用舌头舔陈静的阴部,也用手指伸进阴道里,寻找着她的G点。摸索了一会后,中指伸进第二个指节的时候,手指摸到了一块稍微有点凸起粗糙的圆肉。在上面揉一揉,陈静屁股挣扎地更厉害了。

  「啊,弟弟,好奇怪,感觉要尿了。」

  我听她这么说就知道找对了地方,轻轻用力按住G点不放,手指猛扣,淫水哗哗响着流了出来。

  「啊啊,别扣了弟弟,啊,停啊,我要尿尿了。」陈静已经完全舍弃了阴茎,无力地趴在我身上求我道。

  「尿出来姐姐,不要控制,会好爽的。」

  「呜呜,停啊,坏弟弟,饶了姐姐吧。」陈静已经哭了出来,屁股上翘着想脱离我的手指。

  我当然不会松手放开她,这时候舌头已经没有办法再舔她的阴蒂,但我还有另一只手。右手中指和无名指都在她的阴道里扣着G点,左手拇指沾了淫水后揉搓着阴蒂。

  很快陈静坚持不住了,嘴里不管不顾的啊啊大声哭叫着,身体绷了起来,呲地一声,阴道里喷出一股亮白的液体,直接喷在了我的脸上。

  陈静潮喷了,液体完全没有尿液的臊气味道,有点热,很像淫水的味道。
  足足喷了将近十秒针,喷射才停下,液体稀稀拉拉地从阴部滴在我的胸口上。陈静趴在我身上不停地抽搐,嘴里呜咽着意义不明的声音,好一会才停下来。
  我把她放在沙发上,转过她那头抱住她,高潮后的女人最需要爱抚。

  「呜呜,弟弟你坏死了,我都尿了你都不放开我。」陈静恢复了点力气就开始捶打我。

  「傻姐姐,这是潮喷,不是尿尿。」我笑着跟她解释。

  「但是跟尿尿好像啊。」她脸上红的吓人。

  「是不是很爽?」我直接问重点。

  「爽是爽,感觉都要死了,脑子里全是空白,比高潮还要爽、但我感觉就是尿尿,丢死人啦。」

  「哈哈,尿尿就尿尿,爽就行。」我抱紧她,亲她的嘴,「来,尝尝你尿尿的味道。」

  陈静直接在我脸上舔起来:「弟弟你好会玩我。我给你舔干净。」

  刚舔了会,陈静忽然停下来:「哎呀,忘了沙发了,快起来。」

  她赶忙翻身站起来,也把我拉了起来,然后扯下湿了一大片的沙发罩,看看下边,道:「还好还好,没洇湿下边的沙发。」

  我把沙发罩扔一边地上,这时候我可不管它。

  翘着还硬邦邦的阴茎:「姐姐你爽了,它还没爽呢。」

  陈静用手握住它,娇声道:「弟弟,小母狗这就给你舔出来。」

  说着,光着身子再次跪下,刚才阴茎已经被舔了很久,陈静又舔了一会后很快就有了要射的反应。

  「啊,姐姐,快点舔,啊啊,射给你。」

  听着我的话,陈静双手抱住我的屁股,整个头部贴着我的胯下,嘴巴加快了动作。

  「啊啊,姐姐我要射了。」

  陈静吐出阴茎,改用手撸动,抬头对我说:「弟弟,射小母狗脸上。」
  前几天和她一起看过颜射的A片,她当时还吃惊这样也可以。

  一句话让我再忍不住,一股精液喷射而出,正好打在她的嘴角,又一股出来,打在她的额头。对着娇美雪白的俏脸,我足足射了五股精液在她脸上。

  这是我第一次颜射陈静,刺激感十足。

  射完后,陈静把我龟头上舔干净,才用手把眼窝里的精液抹开去。

  「弟弟爽不爽?」

  看着被我精液覆盖的脸蛋,我说:「姐姐,我爽死了,真想就这么和你爽死得了。」

  陈静站起来道:「好,姐姐陪你一起爽死。」

  洗了澡,在床上我俩又真刀实枪的阴茎插着阴道做了一回,双双来高潮后,精液直接射进了她的子宫。

  陈静不让我把射完精液的阴茎拔出来,说就这样睡觉,她感觉好充实。
  这样我怎么可能睡得着,很快,阴茎在阴道里又硬了起来,直接开干。
  陈静趴跪在床上,我从后面插她的阴道。

  「陈静是我的小母狗么?」

  「是小母狗。」

  「说,陈静是谁的小母狗?」我在她肥大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问道。
  「啊,疼,呜呜,好爽,陈静是弟弟的小母狗,专门给弟弟干的小母狗。」陈静叫了一声后答道。

  「是疼是爽啊,小母狗?」

  「又疼又爽,弟弟干我,日小母狗的屄,小母狗好舒服。」陈静用最淫贱的话回应着我。

  她的体质明显属于不耐受刺激一类的,已经来了两次高潮,很快又到达了顶点。

  我压在她后背上摸着胸前的大奶子,让她缓一会后把她架起来继续日她。
  日的时候我想,该让陈静留长发了,以后用小狗式日她可以拉着她的头发就更像骑马了。

  这把陈静来的更快,我也不再控制,让高潮和她同步一起到来。

  射完精后,陈静躺着把腿立起来。我知道她又在做让精液流进子宫的动作了。我问她刚才怎么不做,她红着脸说刚才不是有鸡巴在里面堵着么。

  趁我俩都还有精神,我抱着陈静去浴室稍微洗了下身体。再把她抱回床上时,她已经迷迷糊糊地快睡着了。

  我嘿嘿一笑,关了灯,赶紧跳上床,抱着没人睡觉了。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