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岛情色主题乐园]-武侠情色 
首页  »  武侠情色  »  [太平岛情色主题乐园]
[太平岛情色主题乐园]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轮官网:www.hhlsq9.com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1)
 
  “董事长,董事长,太平岛到了!”太平航空公司董事长专机的乘务长靳冰 云在我耳边轻轻唤着,两名被我枕在头下的女乘务员首先醒来,但是却丝毫不敢 动换。
 
  我揉了揉惺忪睡眼,从两名女乘务员的身上爬起来,透过窗舷向下望着,蔚 蓝的太平洋中一个郁郁葱葱张满茂密热带雨林的小岛——太平岛赫然在望。 
  “啊,这么快就到了。”我自言自语地说道。
 
  我是太平集团的108 位创始人之一,也是太平集团的108 位董事长之一,每
 个周末,集团的108 位董事长都会从世界各地所管理的公司中抽出时间来赶往太
 平岛度假,以缓解一周以来高度紧张的神经,虽然从周一到周五他们并不缺少可 以玩弄的美女,但是只有这永远充满了幻想和新奇设计的太平岛,才能使他们久 谙风月的身心真正得到解放。
 
  太平岛是世界500 强企业之一的太平集团在太平洋上购置的一个小岛。 
  小岛实际上就是一个缩小了的城市,太平电视台、太平影视公司、太平话剧 院、太平医院、太平百货公司、太平酒店、太平航空公司、太平中学、太平大学、 太平军队、太平公安局、太平法院、太平市政府等等,应有尽有,不一而足,并 且所有的职务全部由太平集团在世界各地精心挑选的超级美女担任,严禁一般的 男性进入。
 
  全岛3000多平方公里,共有12至42岁的美女3 万多名,这些美女每月的工资
 耗费就高达9 亿多元,年满42岁退休后更可由集团以极为优厚的条件养老,所以
 岛上的女孩子都很自豪。
 
  实际上,这里所有的机关都和太平集团一样,在太平前面冠以“情色”二字 才更贴切。
 
  这里一切都是真实的,一切又都是不真实的,因为来到这里的男人就像到了 那个著名的无极天堂一样,可以随心所欲。
 
  你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采用任何方式玩弄岛上的任何女性。
 
  当然,你必须是太平军的108 名创始人之一才行。
 
  这个岛属于高度秘密状态,只有少数世界政要、超级富豪在太平集团高层的 应邀下,才能踏上这个小岛。
 
  尽管这个小岛不为人所知,但是太平集团的赫赫威名在全世界却是无人不晓。 
  太平集团下属的108 家企业,分别由集团的108 位创始人掌管,其产品遍及
 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太平集团不仅为整个世界提供高质量的商业服务,而且也是全世界最大的亚 洲情色文化产品的供应商。
 
  这不仅来源于太平集团的经济实力,更来源于太平集团108 位创始人特殊的 结盟关系。
 
  这108 位创始人,都是情色文化的极度爱好者。
 
  为了满足他们每个人心头千奇百怪的情色幻想,决定共同组建太平情色军团。 
  成立伊始,太平军的业务主要有两大项,一项是在海外着手建立一个内部的 情色网站,搜集国外收费网站的高质量资讯以满足军团成员的需要,这是日后太 平岛的发端;另一项是着手在国内创办水晶商务公寓,为那些在外埠做中长期居 住的企业高级白领提供高档商务住宅的装修和租赁,这则是日后威振世界的太平 集团的开始。
 
  如今这108 人个个都是亿万富翁,更重要的,是他们凭借集团的力量,过着 连世界首富都不敢奢求的情色生活。
 
  一般的,大家都会乘坐集团自己的航班来,如果临时调配不开,也有租用世 界其他航空公司的专机赶来的。
 
  来了以后,大家各玩儿各的,并不碰面,偶尔在某一场合邂逅了,也是一笑 了之,集团每月定期在纽约总部大厦召开一次高层会议,届时108 位董事长都要
 参加,很严肃地相互磋商集团未来的发展,而这里,只是休闲的场所而已,工作 和娱乐,大家分得都很清楚。
 
  太平航空公司唯一的乘务长原来的名字并不叫靳冰云,根据集团的规定,上 岛后按照著名文学作品中女主人公的名字更改了新的艺名。
 
  见我彻底醒来,靳冰云拍拍手,两名胸脯涨鼓鼓的乳娘从后舱走了出来,轻 轻走到我面前,鞠了个躬道“董事长好!”
 
  “嗯。”我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注视着这两个新来的漂亮乳娘。
 
  看到我对她们产生了一丝兴趣,靳冰云善解人意地给我介绍着:“董事长, 这是航空公司昨天刚从四川定购的两头奶牛,刚刚生产不到一周,奶水特别丰盈, 请董事长享用。”
 
  说着,靳冰云示意两名乳娘走到了我身边,两名乳娘揭开衣襟,露出白嫩嫩 的胸脯上垂着的两只肥大的乳房。
 
  我一手抓住一个乳娘的乳房,感觉手心里沉甸甸的,脸上下意识地露出满意 的微笑,一直高度紧张地观察着我的反应的靳冰云,轻轻舒了口气。
 
  太平集团定购乳娘的范围极为广泛,从边远贫困山区的少妇到身材窈窕的舞 蹈演员,都有;但是入选的条件却极为严格,一是要第一次哺乳,二是要面目清 秀,所以乳娘的奶头大多呈浅褐色,决不会有因为生育过多而奶头黝黑的现象出 现。
 
  我将两个乳娘娇滴滴的奶头轮流含到嘴里吮吸了一会儿,仰起头,用甘甜的 乳汁漱了漱口,又一低头,靳冰云很乖巧地张开小嘴,将我的漱口水咽到了肚里。 
  两名乳娘退下后,两名十八、九岁的女乘务员又走了上来,每个人手里都端 着一个银制的洗手盆。
 
  两人走到我跟前,撩起蓝色的裙子,将白色的内裤扒向大腿一侧,露出雪白 的小腹下一团黑色的阴毛和两瓣儿浅红色的小阴唇,将洗手盆放到胯下,“嗞嗞” 地撒出尿来。
 
  我将双手放到二女的肉缝里玩儿弄着,一时间,尿液改变方向,流得二女的 内裤上、飞机的地毯上到处都是。
 
  等到二女撒完尿,我接过靳冰云手中的手纸,为二女拭净肉缝儿中的尿渍。 
  “谢谢董事长。”两名漂亮的女乘务员红着脸道谢离开。
 
  “董事长,要不要用冰云泄泄火?”看到我高高隆起的下身,靳冰云笑吟吟 地问道。
 
  “嗯,好啊!”我脱下靳冰云的裤子,露出她两瓣雪白的屁股夹着的一道浅 红色的肉缝儿,将龟头对准中间微微张开的一个洞口,将鸡巴整根儿插了进去。 
  “唔……董事长……”撅在白色沙发上的靳冰云立刻呻吟起来。
 
  靳冰云的小穴我不是第一次插了,靳冰云的小穴也不仅仅供我一人使用,除 了我之外,靳冰云的老公和集团的其他107 位董事长都有权使用。
 
  过去中央首长在人民大会堂开会,对于每一位首长使用哪一个茶杯、哪一种 茶叶、甚至茶杯杯柄摆放的方向都有严格的规定,因人而异。
 
  太平岛在为来宾提供服务上也充分借鉴了这一优秀的传统,岛上所有的部门 包括靳冰云所在的航空公司,对108 位董事长的性偏好都有详细的调查和记录,
 因此针对每人设计了不同的服务方式,同时在保持大习惯不变的前提下,常常做 一些小的突破,从而带来了极佳的服务效果。
 
  三千多下后,我将精液射进了靳冰云的子宫。
 
  根据集团的规定,所有岛上的女性严禁采取任何怀孕措施,一旦怀孕,则此 女将归使其受孕者一人所有,衍更多的后代,而且无形中变成了一场竞赛,大大 增加了贵宾们的性交兴趣。
 
  而每一名受孕者也会母凭子贵,获得比普通职员高得多的经济回报,所以岛 上的美女们也是乐此不疲。
 
  当然,那些想玩弄孕妇的来宾可以通过岛上开设的妇产医院获得满足。 
  靳冰云给我舔净肉棒上的精液后,给我整理好衣裤,送我下了专机。
 
  机场上,停着三辆前来接我的白色加长林肯,太平岛市府秘书长方怡正俏立 在第一辆车头前等待我的到来。
 

(2)
 
  “董事长!”方怡像只小画眉鸟一样向我飞过来。
 
  “小妮子,想不想我?”我也笑呵呵地张开怀抱,将方怡搂在了怀里。 
  “董事长,人家想死你啦!”方怡在我怀里扭动着娇躯,嗲声嗲气地说道。 
  “董事长,你别上这小浪蹄子的当。”靳冰云搀扶着我的胳膊在一旁笑嘻嘻 地说道:
 
  “方秘书长刚刚从大陆探亲回来,在大陆足足待了一个多月,她那小肚子里 面早让她老公给灌满了浆糊,哪里还有空地儿想董事长?”
 
  “哎呀,靳姐姐,你胡说什么呀。”方怡被靳冰云说中了心事,脸儿羞得绯 红,腻在我怀里撒娇:
 
  “董事长,都是让你宠的,她一个小小的乘务长也敢欺负市府的秘书长。” 
  “是吗?我的秘书长大人,小女子冤枉你了吗?好,你让董事长检查检查, 看看你那玩意儿有没有被你老公搞坏……”
 
  靳冰云说着,不等方怡方应过来,手脚麻利地将方怡的裙子连带里面的三角 裤衩一起当众扒了下来。
 
  “靳姐姐……”方怡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哎呀呀,董事长,你看看,方怡她老公真的好厉害,把我们秘书长这两瓣 儿娇滴滴的肉片儿都给弄肿啦!”靳冰云蹲在方怡的胯间大惊小怪地嚷嚷着。 
  “让我看看……”我也将脸凑近方怡的胯间。
 
  只见在一团黑色的阴毛遮掩下,方怡粉红色的肉沟的确有些红肿,但是却没 有靳冰云说得那样夸张。
 
  方怡本来还想挣扎,见我也低下头瞅起来,便不敢再反抗,只得红着脸任由 我观赏。
 
  “好啦!没关系!休息两天就好啦!”我拍拍方怡雪白的屁股,帮她提起了 裤子。
 
  “不嘛!”方怡一边系着皮带一边嗲嗲地说:“怡儿今晚还要好好服侍董事 长呢!”
 
  我表示满意地拍了拍她的脸蛋儿。靳冰云、方怡她们能够从太平岛众多的美 女中脱颖而出,成为这岛上举足轻重的角色,其对贵宾周到体贴的本领,却非一 般头脑简单的女孩子所能比拟。
 
  “方秘书长,双儿呢?”双儿是太平岛市长苏荃的女秘书,原来每次到机场 接我,都是双儿的职责,不知今天为什么却换了有许多公务在身的方怡。 
  “双儿怀孕啦,现在正在住院休息,所以苏姐姐派我来接董事长。”方怡搀 起我另一只胳膊答道。
 
  “怀孕了?谁的孩子?”我紧张地问。我对双儿一直怀着一份深深的疼爱之 情,所以一听说她怀了孕,立刻紧张起来,如果她怀了其他董事长的孩子,我就 是再喜欢她,也不能碰她了。
 
  “当然是董事长你的啦。”方怡为我打开了车门。
 
  “哦……”我坐到椅子上长长舒了口气。
 
  靳冰云随在我身后也低头弯腰钻进了车门。
 
  “靳姐姐,让也我查一查你!”谁也没想到方怡会突然在这时发难,一把将 屁股还撅在车门外的靳冰云的蓝色制裙扒了下来。
 
  “死丫头,你……”靳冰云双手急忙去抓裤带,却发现自己早已被方怡扒得 光溜溜的了。
 
  “哎呀呀,靳姐姐,你走路好不当心哦,”方怡双手扒开靳冰云的两片儿小 阴唇,用与刚才靳冰云同样的调门嚷嚷起来,“你怎么让董事长的种子全流到外 面来啦!”
 
  原来,刚才我射在靳冰云子宫里的那滩精液,经过飞机这一顿折腾,早已顺 着她的肉洞洞壁流出了洞外,粘粘乎乎地挂在两片儿浅褐色的小阴唇上,沾得肉 缝儿上、屁股上、内裤上到处都是,一片浪籍。
 
  靳冰云被方怡揭破了秘密,脸儿也羞得红起来。
 
  “来,让我给你重新装进去!”方怡笑嘻嘻地伸出两根指头蘸了精液往靳冰 云的小穴里捅着。
 
  “唔……”靳冰云被方怡弄得忍不住呻吟起来。
 
  “行啦,小妮子,快上来吧!”看着靳冰云的狼狈样,我心存怜惜,伸手将 方怡拽上车来,结束了二女的争斗。
 
  车队开到市府大楼前,太平岛的最高长官苏荃已经率领着她的管理团队,在 大门外恭候多时了。
 
  “董事长好!”苏荃款款向前为我打开车门,含笑向我致意。
 
  苏荃的太平市政府位于整个太平岛的正中心,其主要职责是负责108 位董事 长及集团特邀贵宾的度假计划的制订以及新的服务内容的开发,当然也兼管整个 太平岛的保卫、管理工作。
 
  这位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26岁的美女市长,是太平集团从世 界最著名的IT公司花重金挖来的,随着她的上任,来宾们明显地感觉到整个岛上 女人们的服务和服从意识上了一个档次,因此对她的政绩非常满意,苏荃因此在 岛上也拥有了其她女人无法企及的政治权威。
 
  但是她在我面前,却永远像是一只小白兔一样温柔可爱。
 
  一进苏荃的市长办公室,我立刻将她摁在了宽大的办公桌上,扒开她的内裤 说道:“苏市长,没忘了给我做酸奶草莓吧。”
 
  屋里只剩下靳冰云和方怡二女,苏荃也放下了市长的架子,羞红着脸儿道: “董事长爱吃的东西,人家怎么敢忘呢,早给你做好啦。”
 
  方怡很懂事地拿过一个果盘儿来。
 
  我扒开苏荃两片儿肥厚的小阴唇,从她的肉洞里挤出一颗红红的草莓来,接 着又是一颗,又是一颗,每一会儿,就盛满了一大盘子。
 
  除了管理能力,苏荃还有一项少未人知的本领在太平岛三万多美女中独占鳌 头,那就是她淫水的分泌特别旺盛,每次我只要稍微碰一碰她的身子,下面的淫 水就会像打开水龙头一样顺着大腿根儿流出来,如果我趴在她肚皮上干一两个时 辰,那么她整个的身子就会被淫水浸透。
 
  发现她这一特殊的生理现象后,我巧加利用,发明了一种我少年时代非常爱 吃的水果拼盘——酸奶草莓。
 
  此时,果盘儿里的草莓沾满了苏荃白色粘稠的淫水,跟那用真正的酸奶拌过 的草莓居然没有一点区别。
 
  靳冰云还是头一次看到这奇异的水果,一时有些目瞪口呆。
 
  方怡拿起牙签穿起一颗草莓送到靳冰云嘴边儿道:“靳姐姐,你尝尝苏姐姐 做的酸奶草莓,大补哦。”
 
  靳冰云和苏荃的脸都红了起来。
 
  看到我鼓励的眼神,靳冰云红着脸微微张开小嘴,将草莓吃到嘴里。
 
  “味道怎么样?”方怡追问道。
 
  “唔……”靳冰云的脸蛋儿愈发红了,含含糊糊地点了点头。
 
  吃过这美味儿的草莓,我感到有些口渴,起身来到门外的走廊。
 
  走廊一边站立着一个身高1 米70、年龄十八、九岁、面容俊俏、体态窈窕、 身着红色旗袍、手里拿着一摞纸杯的女服务员身边。
 
  “董事长好!”女孩子鞠躬向我致意。
 
  “嗯!”我礼节性地点了点头,从那个女服务员的手中拿起一个纸杯,解开 她旗袍的上襟,将她的一只雪白的奶子掏了出来,轻轻一挤,一股乳白色的甘甜 乳汁就挤进了纸杯里。
 
  像这样的人工饮水机,在整个太平岛上随处可见,如果贵宾们游玩累了,想 解决喝水的问题,非常方便。
 
  “董事长,”等我喝完一杯奶水,苏荃三女也整理好衣服,走出门来向我请 示:“下一站你想去哪里,好让方怡提前安排。”
 
  “去看看双儿吧。”我吩咐道。这小妮子怀了我的孩子,让我更加想早一点 看到她。
 

(3)
 
  “董事长,你怎么来啦?”看到苏荃、靳冰云和方怡三女陪着我走进病房, 又惊又喜的双儿从病床上坐了起来。
 
  “呵呵,让我来好好看看我的好双儿,双儿,我们大功告成了么?”我走到 床边,拉起双儿的小手,疼爱地说道。
 
  “唔!”双儿害羞而骄傲地抚着自己微微隆起的肚皮道:“双儿要给董事长 生小宝宝啦。”
 
  “让我听听。”我将头趴到了双儿的肚皮上。
 
  “哎呀,讨厌死啦,”双儿的脸蛋儿一下红起来,拉开我的头道:“人家才 两个多月,小宝宝还不会动哩。”
 
  整个太平岛敢和我这样大呼小叫的女孩子也就双儿一人而已,但是能把我心 思揣摩到家的也非这小丫头莫属。
 
  见我意犹未尽的样子,双儿的黑眼珠滴溜溜地一转,立刻就有了主意。她一 骨碌跳下床来,拉我走到另一个孕妇的床边道:“董事长,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这是央视的纪姐姐。”
 
  “董事长,你好!”病床上的孕妇略带羞涩地向我伸出了纤纤素手。
 
  我这才注意到,睡在双儿左侧床上的孕妇正是我天天都能在电视里看到的央 视著名女主持人纪嫣然。
 
  太平岛特设的妇产医院安装有世界上最先进的分娩设备,凡是来太平岛妇产 医院分娩的孕妇,不仅可以在这里免费接受一切一流的医疗服务,生下来的孩子 更可以作为太平岛的特邀小贵宾获得与太平集团108 位创始人的子嗣同等的教育
 机会,因此对全世界的孕妇都有着极强的吸引力。
 
  当然,并不是随便什么孕妇都可以来这里生子,太平市政府办公厅设有一支 秘密的情报部队,一年365 天对世界各地的女明星们进行24小时监控,一旦发现
 哪个女明星的肚子大了起来,就会立刻与其联系,邀请其来太平岛生子,当然, 作为代价,女明星们上岛后,必须无条件接受岛上任何男宾的玩弄。
 
  迄今为止,太平岛已经为三百多位女明星接产,尚未发生过一例女明星拒绝 上岛生子的情况。
 
  双儿附在纪嫣然的耳边嘀嘀咕咕地说着,虽然事先已经清楚了岛上的规矩, 但是事到临头,纪嫣然的脸蛋儿依旧忍不住红了起来。
 
  “董事长,你看!纪姐姐的肚子大不大?”双儿掀开纪嫣然身上的被子,露 出她那怀孕近十个月、已经像小山一样隆起的肚子道:“秦大夫说,纪姐姐怀得 是双胞胎呢。”
 
  秦大夫就是国内最著名、最年轻漂亮的妇产科专家秦梦瑶,如今也被太平集 团高薪聘了来担任太平岛妇产医院的产科主任,我这次来并没有惊动她。 
  “唔,这大肚子是不错……”我手放在纪嫣然的肚皮上轻轻抚摸着,感觉自 己的鸡巴一点一点硬了起来。
 
  “能不能搞两下?”我扭头问苏荃道。
 
  “没关系的,董事长,只要你的体重不全压在嫣然的身上就行啦。”苏荃笑 吟吟地回答。
 
  “董事长,我来帮你!”双儿自告奋勇地蹲到我的胯间,脱下我的裤子,将 我的鸡巴掏出来含在小嘴儿里唆弄着……
 
  方怡的为纪嫣然脱下了睡裤,露出她那已经被剃的干干净净的小腹,只见雪 白的大腿之间一道粉红色的肉缝儿份外鲜明。
 
  “好一个白虎!”我心中不禁大为赞叹,鸡巴立刻又暴涨了三分,撑得双儿 的小嘴儿几乎要裂了开来,“唔……唔……”地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靳冰云扶着大腹便便、羞红了双颊的纪嫣然下了床,费力地趴在床沿上,撅 起雪白的大屁股朝向我,双儿将我的鸡巴从嘴里吐出来,然后分开纪嫣然的两片 儿小阴唇,将鸡巴塞了进去。
 
  我立刻抽送起来,即将临产的孕妇整个小腹严重下垂,将胯间的肉缝儿紧紧 地压缩在了一起所以被这样的小穴包裹住,我感觉格外酥爽。
 
  插了一会儿,我又将手伸到前面,摸着纪嫣然那两只因为怀孕要比苏荃她们 大得多的奶子。
 
  这间病房里一共住了六位孕妇,除了双儿和纪嫣然外,其他四名孕妇有的正 躺在病床上看小说,有的在吃水果,对于我们这边的情景,不仅毫不在意,而且 简直就是熟视无睹。
 
  这也是太平岛的规矩之一,董事长们在玩儿女人时,其他没有被临幸的女人 必须继续她们的工作,不得露出被打扰的举动或神色,以为这些岛上最尊贵的男 主人们提供最真实的做爱环境,身处这样的环境中,你会恍惚觉得自己仿佛穿上 了那科幻小说中才有的隐身衣,闯入了可以随心所欲的大都市中,从而产生极为 刺激的性爱体验,特别是第一次光顾太平岛的特邀嘉宾,根据方怡她们的市府统 计,平均射精时间不到三分钟。
 
  “嗯……嗯……”一千多下之后,被我插得披头散发的纪嫣然终于忍不住伏 在床上呻吟起来。
 
  “纪姐姐,董事长操得你舒不舒服?”双儿将脸儿凑到纪嫣然的面前问道。 
  “嗯……舒……舒服……”纪嫣然用蚊蚋一般的小声红脸答道。
 
  “董事长,你也操双儿几下吧?”看着纪嫣然那一副陶然欲醉的样子,双儿 也忍不住了,脱下裤子,趴到纪嫣然身边,学着她的样儿撅起了雪白的屁股。 
  “好,再疼我的双儿几下。”我说着将鸡巴从纪嫣然的小穴里拔了出来,一 道长长的淫丝闪着亮光仍然粘连在我的鸡巴和纪嫣然的小阴唇两端,我也顾不了 那么许多了,对准双儿的洞口,就将鸡巴插了进去……
 
  “董事长,你把怡儿给忘啦?”方怡趴到双儿身边,撅起雪白的大屁股有些 拈酸吃醋地娇嗔道。
 
  “好,好,你们每一个人我都疼……”我轮流在纪嫣然、双儿、方怡和肉洞 里插着,靳冰云和苏荃站在一旁,羞得连耳根子都红了。
 
  “怎么?你们俩不需要我疼疼么?”我一边插着身下的三女一边向身边立着 的二女说道。
 
  靳冰云和苏荃犹豫了一下,终于抵不住我鸡巴的诱惑,红着脸儿一起脱下裤 子,趴到方怡身边,也撅起了雪白的大屁股……
 
  “32床,吃药!”一名漂亮的女护士推着小车走进了病房。
 
  “董事长!”看到这副荒唐的场景后,女护士有些不好意思地红着脸儿和我 打招呼。
 
  “唔,你好!”我向她点点头。
 
  女护士从小车上取出一个装有几粒药片的小瓶盖儿,递给纪嫣然。
 
  纪嫣然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将药片含到嘴里,正要伸手去够床头柜上的 水杯,却被女护士给拦住了。
 
  “董事长,麻烦你喂她些水喝好么?”那女护士说着,红着脸将我的鸡巴从 方怡的肉洞里拔了出来,放到了纪嫣然的口中。
 
  等到鸡巴稍稍软了一点儿,我将一泡又热又臊的尿撒在了纪嫣然的口中,纪 嫣然就着药片一滴不拉地全部咽到了肚里。
 
  “董事长,还有事么?”女护士将瓶盖儿放回小车上,向我告辞。
 
  “等一等,”我对这机灵的小丫头大感兴趣,“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水笙。”
 
  “唔,水笙,好,好,过来你也趴下。”
 
  水笙见我对她产生了兴趣,便听话地把小车推到一边,然后趴到苏荃身边, 撅起了浑圆的小屁股。
 
  我撩起她的白大褂,将鸡巴插进了她的小穴里……
 
  我正插得高兴,床头那边趴着的纪嫣然突然痛苦地呻吟起来……
 
  我走过去一看,纪嫣然的肉缝儿里渗出了丝丝的血迹……
 
  “哎呀,水笙你快过来看看,她是不是要生了?”
 
  “嗯,恐怕是刚才动了胎气,我去叫秦大夫。”水笙说着,提起裤衩,放下 白大褂跑出了病房。
 
  纪嫣然被推进了产房,里面不时传出她痛苦压抑的呻吟声。
 
  一会儿,秦梦瑶从产房里走了出来。
 
  “怎么样?”我和众女都围上来关心地问。
 
  “不行,生不下来,胎位有些不正。”秦梦瑶摘下口罩蹙着细细的娥眉道。 
  “那怎么办?”
 
  “我再试试,如果还不行,就只能剖腹产了,咦,对啦,”秦梦瑶的娥眉突 然舒展开来,似乎想出了什么好办法,“董事长,你跟我来。”
 
  她伸手抓住我的鸡巴,像牵牛一样将我牵进了产房,牵到了纪嫣然的产床前 只见纪嫣然双腿大张地被固定在产床上痛苦地呻吟着。
 
  “董事长,”秦梦瑶将我的鸡巴顶在纪嫣然不停地一张一缩的阴道口上,吩 咐道:
 
  “现在没有别的好办法了,只有用这个土法子试试,你将鸡巴插到嫣然的产 道里去,加强她产道的刺激力度,或者有助于她分娩。”
 
  “这……这行么?”我有点怀疑道。
 
  “没关系的!”秦梦瑶说着双手在我臀部用力一推,就将我整个鸡巴一下都 插进了纪嫣然的小穴里……
 
  “啊……”纪嫣然的呻吟声立刻大了许多。
 
  “纪小姐,你没事吧?”我有些担心地问。
 
  “唔……董事长,没事儿,你快插啊,你这么一插,嫣然的肚子痛好像就好 多了……唔……好舒服……再插两下……唔……唔……董事长……你插得嫣然舒 服死了……嗯……再用力一些……再深一些……”
 
  素闻北京医学院毕业的秦梦瑶医术高超,神鬼皆惊,此时此刻,看到比刚才 还要陶醉的纪嫣然,我才真正领教,不由大为叹服。
 
  “哎呀,秦大夫,好像快生了,我的鸡巴顶在一个硬硬的东西上了,大概是 个小孩的脑袋……哎呀,秦大夫,不好啦,那小孩好像在里面用小嘴儿嘬我的鸡 巴呢……”我大惊失色地说道。
 
  “呸!尽胡说!”秦梦瑶也被逗笑了,“好啦,董事长,你拔出来吧,她的 胎位可能已经调正了,就要临产了。”可我这里的小宝宝谁来管啊,它们也急着 要出来呢……“
 
  “好啦,好啦,”秦梦瑶红着脸风情万种地瞥了我一眼,“就让梦瑶用下面 这张小嘴儿给董事长的宝宝接生吧……”
 
  纪嫣然真的生了个双胞胎,看到两个小女婴一人含着她一颗奶头大口大口吮 吸奶水的样子,围在她床边的众女和我都倍感温馨。
 
  “董事长,刚才谢谢你啦!”纪嫣然眨着黑亮亮的大眼睛,含情脉脉地向我 说道。
 
  “你谢他做什么?该谢谢我才对……”秦梦瑶撇着嘴不服气地道,“你和董 事长都舒服了,就苦了梦瑶一人,上面下面都没闲着,要给你们两个一起接生… …”
 
  众女听她的埋怨忍不住都“嗤嗤”笑了起来。
 
  “唔……”纪嫣然突然脸儿绯红,欲言又止。
 
  “纪姐姐,你怎么了?”双儿关心地问道。
 
  “我……我想……撒尿……可是……”看到两个趴在胸脯上吃奶正吃得香甜 的女儿,纪嫣然有些为难地说道。
 
  “我来帮你好了!”我立刻掀开纪嫣然的被子,把头钻到她的胯间去,将嘴 对准她的尿道口。
 
  “唔……董事长……你真好……”纪嫣然红着脸儿将一泡尿撒到了我的口中 ……
 

我要啦免费统计